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0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快樂鴿主 (何





 我是琅琊山的少鴿主,少鴿主不給人拜託的。



不想打TAG   肯定OOC(O)

因為目標是要一個飄撇耶少鴿主!!!!!
 
 
 
快樂鴿主
 
 
從前從前,在琅琊山上的鴿子群裡,有隻不太愛飛,所以顯得有點微胖的鴿子。
 
對不起!鴿子的腹部原本就會比較鼓一點,所以這隻羽毛藍白相間的鴿子,並不胖。
 
而且他還是瑯琊山鴿子頭頭的唯一繼承鴿,鴿見鴿稱英勇輕盈自帶耳釘的少鴿主。
 
 
 
 
某天,某個春雨連眠的春日,少鴿主路(飛)過,一處江水的左岸,在一座紀念宗主的雕像前停了下來
 
少鴿主看這雕像寬大又長到可以拖地的毛毛披風底下有可以容身空隙,少鴿主便非常機智地到底下躲雨。
 
雨從白天下到傍晚,少鴿主雖然趁著中間雨勢稍小有去林間叼些小蟲吃,但他看了昏沉的天色想說看來是得在這過夜了。
 
 
 
 
夜裡,當少鴿主飽餐一頓後,清理自己的羽毛完之後正打算埋頭大睡,卻覺得有水滴落在自己的羽毛上。
 
不過這對瀟灑漂撇的少鴿主來說不算什麼。一夜過去,託這雕像的福,隔日早晨少鴿主的羽毛仍是溼的。
 
寄人籬下沒有什麼好抱怨的資格,但基於被收留一夜的情義,少鴿主他覺得還是需要提醒一下雕像仁兄。
 
 
 
 
「這位仁兄,你披風破洞了。快叫人來幫你修吧。」少鴿主停在雕像的肩膀上如此說著。
 
雕像沒移動過自己注視遠方的視線,只是答非所問「那山谷間有個湖,湖裡面有隻水牛。」
 
「喔!我之前路過聽說那戶人家太窮,沒錢買新的農具,所以那隻水牛要被抓去賣了。」
 
「........ 我知道。所以我想拜託你一件事。」雕像語氣平穩,就像是在說今天天氣變好了呢!
 
 
 
少鴿主驕傲地展翅,拍開沾濕的羽毛,水滴還濺到雕像的臉,頭一撇說「我是琅琊山的少鴿主,少鴿主不給人拜託的。」
 
說完然後啪啪啪啪啪地飛走了。
 
 
 
 
雕像看著飛走的少鴿主內心有點落寞,但事實是少鴿主在天上盤旋了一圈...............又飛回了雕像前。
 
少鴿主跟雕像對看五秒,發出咕咕聲「我剛想到。你的披風害我的羽毛溼了一夜都還沒乾,我要叼走鑲在你寶劍上的紅寶石當作補償。」
 
 
雕像無法做什麼表情,但是抿成直線的嘴角,在太陽的照射下而變化的陰影,給人往上揚起的錯覺「可以飛,真好。」
 
 
 
 
後來少鴿主消失了幾天,雕像也沒問少鴿主去了哪裡。
 
但他看到遠方養水牛那戶人家在自家的農地上撿到一顆紅寶石,農夫很高興。
 
 
 
農家有錢了,水牛自然就不會被賣掉了。
 
雕像微笑了,縱使他的笑容外人看不見。
 
 
 
幾天後少鴿主飛回宗主雕像的右肩之上,咕咕咕地閒話家常起來。
 
從江左的村民到江左的景色,不知怎麼繞的,話題居然又兜回幾天前的水牛。
 
 
 
「養水牛的那戶人家已經有錢了。不會把水牛抓去賣了。」
 
「可是少鴿主啊!他們那幾戶居住的那一整片地被領主看上要被徵收了。」
 
 
少鴿主咕咕了兩聲,涼涼地道「那並不是可以用錢就可以解決的事。」
 
雕像說話的語氣之認真,眼中彷彿有星星閃著「而是需要很多錢才能解決的事。」
 
少鴿主說出內心的吐槽「我現在最感興趣的是,水牛頭上的角跟你的腦袋哪個比較硬。」
 
 
 
 
隔天,少鴿主醒來就發現有兩顆上等的黑耀在地上滾動著。
 
少鴿主看了兩眼說「這哪裡來的石頭在這邊擋路,我叼走先。」
 
 
 
 
少鴿主離開了,這次他出去的久了一點。
 
後來雕像聽到村民說,在另一邊的領地有人開採出稀有的寶石,所以領主們又一窩蜂往另一方去爭奪了。
 
 
 
就水牛那戶人家而言,風波算是暫時過去了。
 
雕像雖然現在看不到了,但是他可以想像得到養著水牛那戶人家安穩的樣子。
 
 
 
 
再過了幾個月,雕像感覺到肩膀上有被鳥爪輕撓。
 
雕像原本才想開口調侃少鴿主變瘦了,但沒想到少鴿主倒是先開口了
 
 
「城裡的戰爭已經開始了,最快半年最慢一年後,這裡也會遭受到波及。」
 
「...........」雕像陷入長長的沉默。
 
「老兄,你只是尊雕像,並不是宗主。你知道嗎?」
 
 
 
雕像嘆了一口長長的氣
 
 
 
「那戶養水牛的人家,是宗主的遺族中,最有宗主風骨的。而你前先日子叼走的寶石,其實是當年宗主留下,後人補鑲的。」
 
「我也知道我不是他,但是我跟他一樣,掛念著這裡每個人,每件事。」
 
 
 
少鴿主咕嚕哩一聲,抬頭看著頂頭的太陽
 
「老兄,你知道就算是太陽也會有照不到的角落嗎?」
 
 
 
 
那晚少鴿主老樣子在雕像的破洞的披風下借宿,隔日雕像身上的金箔開始快速斑駁
 
 
少鴿主瞄了地上散落的金箔一眼道「這麼浪費,讓我拿去換糧食吧!」
 
 
 
 
那陣子陣上的居民早上醒來都能在窗邊發現一點點散落的金箔。
 
有些消息比較靈通的居民,收到城內動盪的消息便早早收拾家當往其他地方遷徙。
 
當大家還在慶幸於奇蹟時,沒有人發現雕像的正一點一點地崩毀。
 
 
 
 
再往後幾個月,少鴿主瘦了。
 
雕像呢?自從那日談話後就再也沒說過話了。
 
到底是不願意說話,或者是不能說話都不重要了。
 
接著,村中的壯丁收到軍令,都被徵招到城裡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只是,收到軍令的人,沒有人回來過。
 
 
 
 
一年後,戰爭造訪了這個安寧的小鎮。
 
無助人們開始荒亂地奔逃、哭泣、嘶吼,完全抵擋不了取走人生命的兵刃。
 
 
 
 
"宗主的雕像倒了。連宗主都拋下我們了嗎?"
 
"別再宗主了,宗主都保不了自己了,我們快逃吧!"
 
 
 
 
窩在宗主雕像披風底下的少鴿主把頭更埋進自己的翅膀裡。
 
他覺得累了。
 
 
 
少鴿主也不是不知道逃難人們的心理,但想起村民們把雕像當成神明在祈求的模樣,難免覺得諷刺。
 
但設身處地來說,他也不會把雕像帶在身邊的。連他倒了也沒空把他扶起來,不會的。
 
就像現在這樣,雕像幾乎是半尊倒臥在泥土中了。
 
 
 
 
不過比起單純的人們,少鴿主更不了解的是自己為何不回與世無爭的瑯琊山,而徘徊在俗世烽煙中崩壞的一角。
 
為什麼還要留在雕像的身邊呢?是為了要見證雕像掛心的這塊土地到最後嗎?
 
 
 
東邊的老婦被軍人給弄摔斷了腿逃不了,他家兩戶年青人家長得漂亮的被軍爺抓走,不好看的也被捉去當奴隸。
 
強褓中的嬰兒像是破布被摔在地上,哭鬧哀嚎的孩童被嫌吵也被一刀刺破喉嚨。再大點的孩子雖然想奮力抵抗,卻也落得遍體鱗傷。
 

水牛那戶人家,的確是抵抗得最多的。

連那頭牛都還替老人跟小孩擋了好幾刀。
 
 
 
 
 
 
少鴿主看了一眼後又閉上眼。
 
 
 
 
老是掛念這片土地的人,還是不要知道得好。
 
 
 
 
 
 
 
 
 
 
─ 可以飛,真好。 ─
 
─ 我是琅琊山的少鴿主,少鴿主不給人拜託的。─
 
 
 
 
 
 
 
 
 
《END》


 



欸...........這篇應該是被雞發(X)的

大概是因為馬背大大的快樂皇相當美好

只是.......我覺得~有現成的少鴿主可以用啊(沒禮貌

所以就來烤乳鴿了(XXXXXXXXXXXXXXXXXXXXX)


 
喔~原本有想說要少鴿主被軍人抓走啦~

但是就~嘛~來不及寫~要粗門惹(ㄍ




結果聽說今天剛好是少鴿主生日(?)

突然有種會遭天譴的FU(抹臉


呃~不會啦~少鴿主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