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0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 Sun a Sound

 
   
談無慾自認算得上是個好奇心有點重的孩子。
 
所以小時候長輩總會跟他耳提面命,不要跟給你糖果的陌生人走。路上的紅包不要亂撿等等。
   
 
可那份好奇心只是被外界的嘮叨而被規規矩矩地鎖在談無慾內心的某個角落。
 
當他看到被人遺忘在角落的數獨本,不知為何大腦好像有個警示音嗡嗡地響起,但他還是拾起了那本沒人注意到的本子。
 
 
   
腦袋一邊轉著過去長輩們過往叮嚀的話語,一邊又認為在校園裡的遺失物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大家不是學生就是老師,有什麼好危險的? 
 
 
 
 
想著,談無慾開始翻起手中的滿滿數獨遊戲的小冊子,看看是否有持有者的名字。
   
在幾聲細微的翻書聲後,在本子最後一頁的左下角談無慾看到了所有人的姓名班級,二年三班,素還真。
 
談無慾想了想,對這名字好像有點印象。好像是隔隔隔隔壁的資優生,或者該說是全年級的風雲人物。
 
 
   
不過那些對談無慾來說並不是很重要的事。談無慾有點懶,有點懶得特別從二樓跑到三樓。
 
更何況這種打發時間的東西,也不如課本來得重要。這類的課外小書能下課前順手往教職員室失物招領處一丟就好了。
 
   
談無欲內心有了定見後,看了手腕上的錶才發現已經過了教職員老師們的下班時間。
 
錶面還閃著夕陽餘暉的橘光,談無慾覺得特刺眼的。
 
談無慾眉一皺,只好把東西先收進自己的書包裡。
 
 
 
雖然談無慾很有著好奇心,但是他卻不是很喜歡去碰別人東西,也不喜歡收別人東西。
   
談無慾說不出,到底是從哪裡升起的被侵入的厭惡感。
 
談無慾後來把原因歸咎到陌生,縱使他某些時候是不太怕生的。只要最終目標不是跟人相處的話。
 
這種厭惡感從談無慾經過上鎖的教職辦公室,到平日通勤公車的站牌,在歸程短程搖搖晃晃的顛簸,還有與下班人潮把自己擠成沙丁魚擁擠
 
,談無慾終於稍微忘了不適感。
 
 
  
再重新翻到那本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是在晚餐後的功課時間。
 
談無慾看到那本被自己疊在課本最上方的小小冊子。
 
為什麼會有人對這種數字填空這麼感興趣呢?
 
不太擅長數字的談無慾邊想邊翻著。
   
 
 
題目的編排由簡入難,前面簡單的部分已經做完。剩下幾道比較難的。素還真的題目是依照順序一題題做的。
   
談無慾幾乎是翻到後頭的四五頁,才看到素還真解到一半的題目。
 
因為剛好是空著,所以反而勾起談無慾的好奇心。這本子跟新的差不多,但確剛好在這題停下,那麼這題的難度肯定算不低。
   
 
 
談無慾瞥了一眼,隨手用鉛筆在一個空格填上三。
 
談無慾瞧了瞧,突然覺得這本子不是自己的,還是別多事吧!
 
隨即又拿起橡皮擦把剛剛的數字給擦掉。吹開橡皮擦屑,把本子恢復成原狀,立刻塞到書包裡。
 
明天,早自修上課之前,一定要把本子丟到失物招領去。
 
 
   
第二天的早晨,談無慾到了學校,看準了老師不在教職員室的時機,把素還真的東西往失物招領處丟後就匆匆離開。
 
第一節下課後的確教室內的播音器的確響起了幾則失物招領,還在埋頭苦讀小考內容的談無慾隱約有聽到素還真的名字也就當作沒事了。
   
 
但就在第二節下課的時候,談無慾被班上的男同學給拍肩說有外找。依循著男同學的視線,談無慾看到教室外笑得和靄可親的人。
 
意識到班上其他女同學若有若無的耳語,談無慾隨口問了,那誰?
 
男同學略帶訝異的語氣說:素還真你不知道?
   
 
 
聞言,談無慾心底一驚,想說老師不在並沒有登記到自己,素還真他是怎麼找上門來的。
 
但談無慾表面上聞風不動地回答:你弄錯了吧?我不認識他啊!
 
看到走廊上的人正對自己微笑打招呼的樣子,談無慾不得不起身。
 
縱使不到幾十步的距離,談無慾真的能感受到週遭的騷動。
 
隨著距離縮短,談無慾想欺騙自己是同學弄錯的可能性真的是越來越低。
 
 
   
談無慾上前一看,眼前這位氣質溫和,眉毛有點漩渦的人,制服上鐵錚錚地繡著素還真三個字。
 
先不論認識與否,這種走到哪裡人見人愛的風格,跟自己果然是不同星球的生物啊!
 
這是談無慾見到素還真時,第一個閃過的念頭。
   
 
 
但素還真看到談無慾倒不太覺得是陌路人的樣子,他一看到談無慾頗為主動地開口自我介紹,隨後就是話家常。
 
為了感謝談無慾對自己買沒幾天的數獨本的拾本不昧,要請個飲料或是零食順便交個朋友。
 
 
 
聽到這裡談無慾故作鎮定地眨了眨眼睛,但腦子裡全是:他到底是怎麼知道自己是撿到本子的人?
 
理所當然地素還真講的所有的話談無慾完全聽不進去。他只是想知道素還真到底哪邊這麼神?
 
 
 
 
其實素還真與氣相當誠懇,但眼神裡就是藏著勾人的笑意。更可怕的是,他們見面不到三分鐘素還真就開始稱自己談無慾了。
 
雖然他也在這三分鐘之內就知道素還真的全名,跟這個人了。談無慾對於素還真的自來熟有點無法招架,更正確來說是招架不住。   
 
 
 
 
面對素還真認真地要拉自己去買飲料時,面容趨近僵硬的談無慾隨口掰了個理由,好打斷素還真。
 
 
「素同學,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下課時間有限,我要去廁所先。」
 
 
「廁所?」素還真一聽愣了下,談無慾內心得意地猜,從來沒人這樣直接了當地跟他說吧?
 
 
但他沒想到素還真回過神來又補了一句「那我也去吧!」
   
 
 
「你不要跟來!」誰好到要跟你去廁所了?!
 
 
談無慾這句話音量不大,但卻足以讓在走廊活動的同學們都向兩人行了短暫的注視。
 
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談無慾,匆匆越過素還真就自己往男廁逃了。
 
 
 
 
那時,談無慾走得太快,不然他應該能看到素還真尷尬的乾笑裡藏著什麼。
   
  
那天,素還真如談無慾所願沒跟上去。但那僅僅是為了偶爾心血來潮,繞到離談無慾教室比較近的男廁,欣賞一下談無慾驚訝跟生硬的表情
 
   
 
 
※                  
 
 
 
 
事情回推到素還真還不知道自己把數讀本給弄丟的早晨。身為班長的素還真負責班上每天的小考考卷。
 
當他正在導師成堆的考卷與參考書中翻找著考卷的同時,眼角不經意瞄過教職員室外頭有學生正在東張西望的。
 
由於來來回回的次數實在太多,素還真差點想拋下考卷發揮同學愛說:同學,老師們都去開會了。你要找哪個老師就先留個紙條吧!
   
 
 
想歸想,素還真也是花了一番力氣才從考卷堆中找到自己要的考卷,卻在要回教室的同時跟剛剛在教職員室外張望的學生擦身而過。
 
素還真沒有看清對方身上的姓名學號,對方的那張臉印象頗深。哪來這麼瘦的人哪?
 
 
 
   
到了第一節下課,素還真聽到了失物招領的廣播,才發現前幾天買的數獨本掉了。
 
雖然不是太重要的東西,但素還真拿到時還是先確認一下。
 
 
 
當素還真翻到了自己還來不及做完的那題時,他發現到自己的本子有點不對勁,於是他向老師詢問是拾獲的學生是誰?
 
老師回應,對方是在例會跟值班老師到辦公室的中間空檔送來的,所以沒登記到。
   
 
 
 
聽到這裡,素還真不知為何想起了在早自習前,在教職員室東張西望的人。原來他不是要找老師,而是故意挑在沒人空檔送來。
 
素還真向老師道謝完後回教室的路上一路皺著眉頭,這做法好像跟他早上時候的印象中的臉有點對不上?或者是不喜歡跟人接觸?
 
早上他雖然沒看清對方姓名學號,但在印象中他跟自己都是相同顏色的繡線看出來是跟自己同年級的學生。
 
 
 
 
當素還真回教室的時候,由於剛剛的疑問上課時分心了。
 
並不是也不是太大的問題,只是那個人剛好解了自己卡住那題。
 
可是他寫上答案但是又擦掉了。其實要不是本子夠新紙質好,他也沒辦法察覺鉛筆的痕跡。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在意起來。是因為剛好題目被解開所以在意,還是因為早上的印象所以在意呢?
 
說來說去,也沒有絕對的證據去證明早上與他擦身而過的學生肯定是撿到他本子的人哪!
 
 
 
在理智上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就順從直覺吧!素還真就這樣把目標鎖定在早上的學生身上了。
 
 
 
     
素還真這屆二年級的班級數略多,因此有部分的班級跟三年級的一同排在三樓,剩下的大多都在二樓。
 
三樓的學長姐跟同學素還真大略都看過,早上的人眼生的很,在二樓的機率頗高。
     
 
 
    
下課鐘一響,素還真一溜煙就往樓下衝。
 
起初素還真前三四個班都沒有看到人,原本要放棄下節課再來時,卻被他找到了早上的人影。
 
說起來他也不是馬上就注意到那學生,只是以教室後區大多是男生們打鬧的天堂,但在這班卻出現了一個極為安靜的角落。
 
一個男生,沒有青春期的男生該有的躁動與喧鬧,在教室最末排與世隔絕安安靜靜地看著自己的書。
 
 
 
素還真隨機找了一個教室內的男學生請他叫坐在最裡面靠窗的同學。
 
男學生一邊嘟囔著談無慾的名字,一邊有點小訝異他居然有外找,而且還是有名的素還真。
 
 
 
 
在教室外的素還真看到位子上的人臉上爬滿了狐疑,素還真禮貌性地向對方點點頭。
 
不過自己如此溫和的應對,他卻感覺得到對方的僵硬。呃?是怎麼了嗎?素還真內心不解。
 
 
「你好,我是三班的素還真。謝謝談同學幫我把數獨本送到老師那裡。啊!這樣有點生疏的樣子,我可以直接叫你談無慾嗎?」
 
素還真見對方沒反應只好再接著下去「因為剛好有題解到一半,回家之後沒找到還以為是自己放在學校。這樣看起來是我昨天在搬教室佈置
 
的材料的時候自己沒留意弄掉了。」
 
 
素還真題目解到一半是真。不過回家後又忙著其他事就忘了數獨,但他在聽到失物招領廣播之前,的確以為自己把東西放在教室抽屜。
 
雖然對於第一次見面的人就講著真假半摻的話不太好,不過為了能順利交到這個有趣的朋友。素還真認為摻雜一些其他催化沒差啦!
 
 
「啊!我都太顧著說話,為了表示謝意,請讓我請你一次吧!看是要飲料呢?還是零食呢?」
 
 
 
原本一直掌握話題主導的素還真,把球丟還給了談無慾,但素還真沒想到談無慾接下來不太留情面的話。
 
 
「素同學,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下課時間有限,我要去廁所先。」談無慾繞過素還真,往廁所的方向去了。
 
「廁所?」素還真愣了一下,所以談無慾行色匆匆是因為要上廁所?下課時間的確剩沒多少「那我也去好了。」素還真沒頭沒腦地接了這句
 
 
 
 
「你不要跟來!」
 
 
動都不敢動的素還真臉上掛著乾笑,目送著談無慾離去的背影。
 
 
 
以素還真的標準而言,談無慾的音量不到算是吼他。
 
談無慾那句話的音量,對素還真的而言卻是像晴天霹靂一樣。
 
用素還真他自己的話說,他雖不到人見人愛,但做到不被人討厭的自信倒是還有的。
 
可現下這情況,他素還真就這麼被一個初次見面的人被討厭了?素還真在回教室的路上一直在思考這件事。
 
 
 
 
那一天大概是素還真的學生生涯裡,除了感冒生病以外最心不在焉的一天了。
 
雖然素還真在老師同學面前仍然保持得不錯,但幾天下來,有個眼尖又不錯鐵的同學就試探他跟談無慾是不是怎麼了?
 
畢竟那一天走廊上人這麼多總是多少會傳點風聲出去。不過又不想把事情弄得複雜,所以也就避重就輕地帶過了。
 
 
 
 
 
直到某日素還真在二樓的男廁碰巧遇到了談無慾,像是完全忘記之前的事,素還真自然而然地談無慾打招呼。
 
 
「嗨!談無慾。」
 
 
 
 
談無慾一瞬間像是驚弓之鳥的模樣進了素還真眼底。
 
素還真發現當初被談無慾討厭有點不太爽,但是看他嘴角抽而勉強自己抿嘴的樣子,其實也挺爽的。
 
 
 
 
 
※                  
 
 
 
 
談無慾覺得碰到素還真的次數變多了。一開始談無慾也以為是巧合,但到了後面天殺的鬼巧合。
 
說素還真沒有一點刻意的成份,談無慾死都不信。一星期可以遇到三次,騙誰?三樓男廁有這樣每天爆滿?!
 
久了談無慾也摸出了點底,素還真就愛到談無慾面前虛晃一下,點個頭打個招呼,順便欣賞一下自己僵硬的臉色。
 
不光是這樣還有著其他麻煩的後遺症,有時上下學途中學長不太友善的眼神,或是素還真的一票小粉絲每次看到他唧唧喳喳的。
 
 
 
他談無慾怎麼會是如此就容易受人擺佈的呢?算準素還真不太可能出現在二樓的時間,像是早自修或下午放學後才去廁所。
 
其他的時間談無慾除非必要不去廁所,也不出教室。不然就直衝人煙稀少的圖書館廁所順便借書。
 
當然談無慾可以這樣是他獨行俠當慣了,跟素還真習慣與人交流的不一樣。
 
 
 
見不到素還真的日子談無慾心底過得可滋潤了,雖然有點對不起他的膀胱。
 
談無慾的膀胱在談無慾如此高壓政策實行下一個半月後提出了抗議,膀胱炎。
 
肉體上雖然痛苦著,但他也因為這場病他整整十天沒去學校。
 
 
 
 
但是等到談無慾居然在刻意推遲回家路上,看到等候許久的素還真時,他臉上的震驚倒是真的忘了掩飾。
 
畢竟談無慾回到學校時才在奇怪為何先前的敵視少了大半,回家的路上還在想這樣和平的日子不知道可以維持多久。
 
結果結果啊,原來是親自出馬了啊!想到這裡,談無慾的臉色自然有點不太好看「你是來堵人的嗎?」
 
「是等你沒錯。」原本在公車站牌下翻著單字卡的素還真收起手上的東西,望向談無慾嚴肅地道「不過,不是你所想的那個意思。」
 
談無慾盯了素還真一會兒後呼了口氣「我們的確不是同個世界的人,所以想法有所出入是很正常的。」
 
 
 
 
「對不起。」素還真突然來個九十度的鞠躬,但談無慾沒有回應。
 
對不起?哪一件事?是上下學的莫名敵意的視線,路人的交頭接耳,還是校板上多出來的不實流言呢?
 
或許是覺得談無慾還在生氣,所以素還真仍然是維持彎腰的姿勢一動也不動地接著說「過去造成你的困擾我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談無慾原本的確對素還真是有所怨言,不過看到他這樣的道歉法,好像也沒有什麼再氣下去的理由吧?!況且粉絲一向都不受控。於是,談無慾只能說句不太算安慰的安慰「過去了,不要太在意。」
 
 
 
 
「第一次跟你見面的那次,我真的沒整你的意思。是真的想要跟你交朋友而已。」
 
「朋友?」談無慾偏頭想了想當初相見的情景,那時素還真笑瞇瞇的臉,在腦海裡還挺清晰的「你對我,只是覺得有趣吧?」
 
 
 
「你很受大家歡迎,下意識地也會覺得大家應該喜歡你。」
 
「一開始的確是這樣,但是這幾天之後我。」
 
 
 
「雖然起因是你,但我不認為不是你本人製造出來的麻煩就不應該由你道歉。其他人愛參一腳是他們的問題。」
 
 
 
 
「跟人抱怨並不是我的作風。聽別人抱怨也是。」
 
 
 
 
 
 
 
 
 
 
 
 
 
 
 
 
 
 
 
 
 
 
 
 
 
 
 
 
 
 
 
 
 
 
 
 
 
 
事情回推到他無意失落課外讀物的隔天早晨,身為班長的他到教職員室拿早自修的考卷。由於老師們都在其他辦公室開會,素還真卻在拿考
 
卷的過程中,不經意瞄到教職員室外面東張西望的學生。原本素還真看這人來來回回幾次,還想發揮同學愛上前問句,請問你要找哪位老師
 
呢?老師們都出去開會了。
   
當素還真找到被導師壓在參考書底下標著當日日期的小考考卷正要離開時,剛好與剛剛那匆匆離去的學生擦身而過了。素還真沒有看清對方
 
身上的姓名學號,倒是對對方的那張臉印象頗深。
早上的稀薄的光線,在對方消瘦的臉頰上留下些許的陰影。
哪來這麼瘦的人哪?素還真想著。
   
到了第一節下課,素還真聽到了失物招領的廣播再次出現在教職員室。當他從老師手上接過了數獨本後快速翻閱,除了確定是自己的所有物
 
以外,也不禁對拾獲者感興趣。當然這種感興趣被偽裝的很好。
   
老師回答,因為早上開了例會沒人在這裡,因此並未留下學生的姓名。聽到這裡,素還真不知為何想起了在早自習前,在教職員室東張西望
 
的人。
他雖然沒看清對方姓名學號,但在印象中他跟自己都是相同顏色的繡線看出來是跟自己同年級的學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