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582

    累積人氣

  • 5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原創BG】然並卵

 
喪禮上的人太多了,多到讓安吉下意識地,將原本就覆蓋在自己頭上的黑色斗蓬又拉得更低些。

不過安吉一小搓搶眼的橘紅色的頭髮還是從斗蓬下的縫隙露了出來,安吉手忙腳亂地想要把頭髮再塞回去,耳邊卻響起另一個聲音。


「你忘記了,人是看不見我們的。」


安吉隨著聲音抬起了頭,看著走在自己前面同樣也是披著黑斗蓬的上司柯薇。

似乎可以想像得到他藏在斗蓬底下的淡金色的柔順筆直的髮,不似自己微卷的亂髮時不時都需要注意。

看著自家上司的背影,安吉感覺到幾分不對勁,一雙綠眼珠子肆無忌憚地在人身上來來回回地轉啊轉。



「你認識這人嗎?」




這麼不禮貌的舉動,又多嘴多問。換做平常安吉肯定會被彈額頭。

不過這回柯薇倒是沒有多做回應,只是自顧自地走自己的路。



安吉看著柯薇的背影,突然覺得胸口也被他沒說出口的沉重情緒給感染了。

雖然他們這種專門迎接死者的死亡天使是與人間平行亦不受受人間氣息影響的。

這場喪禮的氣息卻讓安吉覺得自己又回到人間的感覺。






安吉隨著柯薇的腳步穿過喪禮上,一個又一個的人。

柯薇急促的腳步,讓安吉不知道像是歸鄉的遊子還是急著掙脫牢籠的流浪者。




「我以前認為,喜歡一個人將會擁有擁抱全世界的力量。」

「但當我有了喜歡的人之後,我發現這並沒有什麼用。」





安吉沒想到平日話不多的柯薇會如此直白地挑明她的心事。

天知道安吉每次跟柯薇講話都是要猜她的心思老半天的。







柯薇講完這話,兩人也差不多到棺材前了。

安吉瞄一眼今日需要引渡的死者。

西方人。身體的年齡是七十。

雖然面容已老,但是能從他的五官上看得出他年輕時必定也風流倜儻的美男子。




只是這個身體內需要被引渡的靈魂還保持在沉睡的狀態。

按柯薇的話來說,這個靈魂還沒選擇自己最想要的樣子。






「今天的引渡由你來做。」

「等等!柯薇,我不是還在實習中嗎?」

「我欠他一場喪禮。」

「所以?」


安吉不懂,雖然不是以人的身份。但是身為不該涉入生前事務的天使

柯薇自己本人不也在在這了參加了?既然都已經犯規了,以柯薇的一不做二不休的個性,自己直接親手引渡也是可以。


「安吉。」有些話柯薇不喜歡講第二次,這種時候他就會再喚一次安吉的名字。

「知道了。」


安吉把自己的雙手放在躺在棺材的人的胸口之上。


「安吉,你知道喪禮的用意嗎?」

「嗯?生者與死者在生往死之間的過渡期。」

「喪禮是一個整理生者與死者情緒的一個變動期。生者當生者給予死者祝福時,死者可以修復靈體。

透過死亡,生者與生者之間也可能有新的關係排列。原本恨的可能不恨,不恨的也可能變成恨。

下一秒到底是什麼,沒有人可以知道。人就是這麼奇妙又多變到令人驚喜又苦惱的生物。」



「呃........可是死亡天使幾乎都是由往生者擔任不是嗎?」

「任何事情都有期限的。我的狀況很差,安吉你知道嗎?」



安吉放在亡者胸口的手一震。差點讓整個引渡中斷。



「專心。」柯薇似乎是知道安吉的肯定會出錯,一雙手早已撫住安吉的手,好讓他保持鎮靜。

「你的狀況差到沒辦法等他醒來嗎?」安吉語氣帶了一點焦急「他的靈魂純度不低,說不定醒來之後會是我們的夥伴呢!」

「是你的,不是我的。我已經跟上面講過,由你來帶他。」

「為何!?我還沒正式上路過不是?!」

「你是純種天使,他不是。你們可以有很好的火花。」

「...........你確定不是把你不想見的人丟給我?」

「你純種天使不懂,有些人不見總比見到好。」

「就像你說的,我純種我不懂。」

「所以他醒了之後,你會懂的。」



「我看你的樣子,不用他醒,我也已經懂了。」

「哈!」柯薇摸摸安吉的頭道「我得要走了。好好做唷!」






之後安吉還是成功引渡了這個男子。

然後安吉也跟著他去追著柯薇的轉世跑。


然後看了一些八點檔跟偶像劇。

只是主角是自己的前上司

所以有點百感交集






純種的真的不懂人類

人就是這麼奇妙又多變到令人驚喜又苦惱的生物

安吉到現在仍認為,柯薇這句話講得真的是對極了。

















【喔哇哩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