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0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楓櫻】兔子對狐狸說晚安

 

看不見的楓岫表情有點悵然地道著,原來我一直都是你算計中的獵物。


凱旋侯同樣以微笑回應楓岫話裡的笑意

是啊,當獵物向天敵道晚安,內心是有多麼寂寞與孤獨? 

 兔子對狐狸說晚安
 
 
1.
 
楓岫在一般人眼中是過著不錯的生活的。
 
在天下封刀這種不錯大的公司,有著不錯高又清閒的顧問職位,還能額外配置兩個助理。
 
而他桃花發電自走機的風流史,也沒有影響他太多的感情生活。
 
 
至少他現在擁有固定的伴侶跟一個人見人愛的養女。
 
整體來說,楓岫過著一般人眼中還不錯"鮮木雞肚恨"的生活。
 
 
 
這樣不一般的人自然也需要些不一般的流言與傳說去滿足一般人想像。
 
譬如他的出身,他與公司總裁的關係,光鮮亮麗的楓岫曾是政治流亡犯。
 
但楓岫對這些傳言都只是避重就輕地說,自己的秘密都被攤在你們眼前了,還秘密什麼?
 
語畢再送上一個女士心中迷人,男士心中刺眼的微笑。
 
 
 
 
不過楓岫的確是還有個小秘密的,只是他沒對任何人提起過。
 
包括他現在會跟他鬥嘴,偶爾笑鬧的枕邊人。
 
 
 
他曾經相當相當在意過一個人,嚴格來說至今他仍然相當在意。
 
 
 
 
在十多年前,還是青年的他獨自一人外出旅行。
 
以楓岫當時的規畫而言,那是趟相當簡便卻又深入當地文化的旅程。
 
而他當時最大的目的就是火宅。因為火宅對外資訊不流通,極權的鐵幕激起了楓岫的探究之心。
 
 
火宅貧民窟理所當然地成為年少氣盛的楓岫旅程中的第一站。
 
他在那邊碰上許多人生的第一次,搶劫、反抗以及動心。
 
 
客觀地說,在激烈的打鬥後還可以與原本打算要拯救的阻街少年滾上一滾,那是年輕人才會有的衝動與浪漫。
 
縱使楓岫至今仍分不清,當初的輕狂算不算打鬥後被激起的暴力與性欲,或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當對方用他像紫水晶的眼眸一望,再多的言語都無法形容楓岫當時內心的化學變化。
 
不論是最初被否定的輕蔑,或是後來在性愛中的迷離。
 
楓岫唯一肯定的就是,他這輩子大概都忘不了他。
 
 
 
 
雖然在擁有拂櫻之前,楓岫曾經有想把那抹身影從記憶中抹去的期待。
 
但是交往之後楓岫發現,他自己偶爾會在拂櫻的身上找尋對方的影子。
 
只是一點點。不論是動作語氣以及神態,拂櫻的浮躁與對方的沉默是不一樣的。
 
 
 
是不一樣的,楓岫對於這樣的相異有點高興卻也有著一點失落。
 
不過楓岫還是滿足於現在這個像玻璃球的夢幻生活。
 
 
 
 
 
楓岫將自己的吻落在拂櫻側睡時散在枕間的粉色髮絲。
 
楓岫看著覺得幸福非常,便單手輕環住拂櫻的細腰,輕喚聲拂櫻。
 
睡得正沉的拂櫻當然沒有理會楓岫。楓岫也不以為意,只是將自己的頭更往拂櫻頸間湊過去。
 
拂櫻倒是因為楓岫的舉動,身體有著些許的扭動。楓岫輕笑,道了聲晚安。
 
 
晚安。
 
楓岫在心底又重覆一次,真心說著。
 
他希望那一年被他如此抱著的少年也能擁有如此安穩的夜晚。
 
 
 
 
2.
 
 
楓岫剛睡下,拂櫻卻醒了。
 
拂櫻一雙眼睛有神地映著窗外街燈的殘光,彷彿夜裡閃鑠的星子。
 
拂櫻輕輕提起楓岫環在自己腰間的手,緩緩地轉過原本背對楓岫的身子看著楓岫。
 
拂櫻翻身的動作雖輕卻不算小,但楓岫睡得眼皮都沒動一下。
 
 
看著楓岫拂櫻不得不承認,臉皮跟骨架這種事還是跟基因有點關連的。
 
從拂櫻的角度看過去,楓岫從五官到寬厚的肩膀與身型,都像是經過精心雕琢過的。
 
楓岫醒著的時候笑談間就能讓一票女子為之著迷,睡著時無防備的樣子或許能激起女人們的母性,更加讓人瘋狂吧?
 
 
楓岫與拂櫻兩人的感情路上雖說是有些波折,不過最終兩人還是選擇了彼此。
 
客觀而論,楓岫英俊多金又深情,最終能有著這樣的楓岫,不少未經世事的少女就覺得拂櫻就是中了樂透頭獎的得主。
 
偶爾遇上幾道妒羨如刀的眼神,拂櫻僵著笑容心總是想著:這不是太幸運。
 
 
或許是因為自己就是被楓岫任性的對象,在外有著文藝精英形象的楓岫,在拂櫻的眼裡就只是個任性的大孩子。
 
一個皮相不差,但腦子裡充滿理想又熱血的愣頭青年。這事拂櫻還沒來到苦境之前就知道了。
 
 
所以說,這樣的楓岫對上自己,真的不是太幸運了。
 
 
當拂櫻在苦境第一次跟楓岫相識之初,兩人的外貌與氣質都有著截然不同的變化。
 
但是常年在危險環境中生存的拂櫻直覺性地認出了楓岫,那個當年為自己打架的熱血笨蛋。
 
 
 
 
 
只是直覺性的感覺缺乏實質證據,至少拂櫻是確定楓岫是沒認出自己沒錯。
 
但拂櫻藉著酒意想要楓岫試探的小技倆卻反而讓自己亂了陣腳。
 
酒後一會反而超出了拂櫻原本的預料範圍之外許多許多。
 
 
 
拂櫻好像又回到當年被楓岫硬拉著逃跑的少年,任楓岫牽著鼻子走。
 
一場歡愛下來,拂櫻只是在喘息中還殘留著一點的理智中歸納出來。
 
楓岫一些小習慣跟上次的回憶中幾乎沒有差多少後又疲累地睡去。
 
 
 
 
 
只是當兩人醒來,又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內心承受著楓岫好像是,又好像不是的疑慮,拂櫻煩躁了。
 
 
 
畢竟就拂櫻來說,失身事小,失心事大。
 
拂櫻僅僅是冷哼一聲就下床穿衣走人,毫不留戀。
 
 
 
 
想起來拂櫻只恨自己走得不夠乾脆,災星就是災星,打不過就是只能保持距離。
 
可是總在一些奇妙的時機點,楓岫就是能出現擾亂自己的心緒跟計畫。
 
逃了幾次好像還是逃不掉。所以拂櫻也就認了。
 
嗯,也就只能這樣了,還能夠哪樣呢?
 
 
 
 
拂櫻在覺得睏的同時又發覺腰間的力道又緊了一些,拂櫻把楓岫推開了些,再轉回原本背對的姿勢,嘟囔句會勒死。
 
楓岫倒是沒理會拂櫻的嫌棄,整個人倒像是非拂櫻抱枕不可地,再往拂櫻身上黏。呼吸與低沉的鼻音騷著拂櫻的後頸。
 
 
「醒了?」
 
「你醒了早餐就交你了。我睏。」拂櫻說完還打了呵欠,他這下是真睏。
 
「那就先吃你。」楓岫直接在拂櫻的肩上啃了一口。
 
「去死。」
 
 
 
拂櫻無視於清晨情人間才有的甜膩的粉紅色氛圍。
 
一把抓著被子往自己的頭上矇著,卻反而得了身後人的意。
 
等到拂櫻再次醒來是有著苦澀咖啡香的午後。
 
 
 
在夢醒之前,他們還可以有很多次說早安的機會。
 
 
 
 
3.
 
在一個相當相當長的夢境午後,凱睜開眼睛醒來了。
 
夢裡的情境太過真實有笑有淚,讓人分不清夢境與現實。
 
那天的晚霞染混著西下的夕陽金光,混糊著雲絮綿延在一整片的天際。
 
太陽好比是受囚禁的希望,隨著逐漸侵蝕的黑暗,雲彩逐漸的染上赤紅。
 
 
 
那晚的景色對凱來說相當地美,只因火宅的人最愛看到這樣的景象。
 
這告訴著火宅的人們,不論是富庶的天城、謙善的慈光或是驍勇的碎島,
 
生命終歸一途就如同眼前的夕陽,只是生命消逝的過程一種,無可避免的掙扎。
 
 
 
 
在陽台上的凱裡拿著火宅傳送過來的秘密指令,上面指示收線的時機到了。
 
或許是不斷地回想著剛剛與楓岫的日常對話,凱看著眼前的夕陽眼神裡有些茫然。
 
 
 
 
 
「你今天過得如何?」楓岫在電話的另一頭柔聲道著,語氣裡還帶著一點孩子氣
 
「我今天突然好想要吃你煮的晚餐。」
 
凱在電話這一頭,還在猶豫著應該要怎麼回應,楓岫又自己接話「等我把公司這邊的事處理完就回去跟你點菜。」
 
還來不及反應的凱看著已經斷訊的電話,撥了自己粉色的長髮,再撥了另一通電話簡短地交代三個字。
 
「收線了。」
 
 
 
那一晚楓岫當然沒有回家,而凱也不可能乖乖待在家裡等楓岫回來。
 
凱帶著火宅的人馬闖進了保護重要證人的秘密房間,可惜的是當凱到場的時候才發現那是楓岫下的套。
 
 
人去樓空。
 
 
當凱還在不悅的情緒中,楓岫的聲音突然從電腦螢幕的另一端傳出。
 
螢幕上沒有出現楓岫的面容,而是楓岫喜愛也慣用的楓葉飄落螢幕保護程式。
 
 
「素還真不在這裡,偉大的凱旋侯。我們下次再見。」
 
 
雖然看不到楓岫的表情,但是凱不難聽出楓岫語氣中的從容。
 
聽著,一種習慣被撩撥的反應,讓凱下意識地握緊了拳,但又鬆開來。
 
 
 
 
 
凱旋侯腰間的手機傳來了靜音模式的震動,是一則文字簡訊
 
── 拂櫻,做好晚餐 等我回家   楓岫
 
 
 
凱旋侯扯開嘴角冷笑,在這封簡訊之後凱旋侯真的請了楓岫一頓晚餐。
 
出乎楓岫意料之外的,豐盛的晚餐。
 
 
 
一個月後,楓岫殺了火宅的無執相。
 
兩個月後,楓岫
 
第三個月,在
 
 
暗巷裡楓岫摀著中槍淌血的左肩,看著眼前煞氣滿身的凱旋侯,內心滿是無奈又有一點慶幸,但嘴巴上仍是不饒人地調笑
 
「真是感謝凱旋侯請的這餐,真是讓人難以消受。」
 
「這可是我犧牲了無執相才換來的。他好歹也算得上是火宅高層,由他當前菜你可別見笑。看在過往的情分上,也不好讓你在路上餓著。楔子。」
 
 
 
 
「我在你眼中只是這樣嗎?」
 
「你應該知道的,拂櫻從來不存在於這世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