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4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日月】Forget Me Not ─ Storm


 
葉小釵的人生是有很多插曲的人
 
而發生在他的人生插曲,通常都把他推往另一個境地
 
受到素還真的委託而來照顧談無慾也是他人生中的一段小插曲
 
在面對這些插曲時,葉小釵的念頭就是:天無絕人之路,船到橋頭自然直。
 
 
 
 
但葉小釵看著眼前的談無慾與一頁書有些慌了。
 
看談無慾問得這樣一本正經的,他知道不是在開玩笑。
 
雖然談無慾唬弄過自己偷溜出去醫院溜躂,偶爾會調侃口拙的自己幾句。
 
但是葉小釵知道談無慾不是會沒事開玩笑的人。他絕不會拿素還真開玩笑。
 
 
 
 
 
在旁保持靜默的一頁書用眼神示意葉小釵坐下。
 
談無慾接過紙杯啜了一口後道「我沒事。我還記得你。」
 
 
 
 
「啊........」
 
 
慕少艾前腳才離開沒幾個小時,就算是交接談無慾病情的醫生也要下午看診時間才到
 
怎麼一見到一頁書之後就 .......談無慾還是一樣受不了刺激嗎?
 
 
 
 
「談無慾,你真忘了素還真是誰?」一頁書問著,語氣中竟然有些不捨。
 
  談無慾轉了轉手上紙杯「我是不記得了。可是,你能不能說給我聽?」
 
「你的性子還是一樣。」一頁書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葉小釵,幫我跟談無慾找個地方吧!」
 
 
 
 
半小時候,葉小釵順利地替一頁書與談無慾借了間小祈禱室。
 
當他幫兩人把門給帶上的時候,思緒不禁飄回到過去。
 
 
 
 
在過去,當自己與素還真還在臥底時,葉小釵是知道談無慾的。
 
但就僅止於知道而已,就像是路人知道明星那般,只聞其名未見其人。
 
在葉小釵腥風血雨的臥底生涯之中,與自己接觸最多的是素還真。談無慾則是在組裡與素還真火不容的死對頭。
 
照素還真事後說法,他們那時候是故意這般相互較勁配合,好讓組織得以快速擴展再從中尋找弱點下手。
 
只是,素還真在這樣告訴葉小釵的時候,談無慾已經被鬥倒了。而經手處理的人正是素還真本人。
 
這其實是一種最危險但也最安全的方式。當然,這考驗著人品問題。
 
 
 
那時還可以說話的葉小釵問起:談無慾死也是配合的嗎? 素還真臉一凝沒說話。
 
想當然爾,葉小釵也不用知道答案了。
 
 
 
 
黑道的紛擾還讓葉小釵失去半條舌為代價,換得僥倖的存活。
 
恢復自由身的葉小釵才知道,原來當初組內與素還真關係密切的風采鈴與談無慾都沒死。
 
他們都被一頁書安置在另一個地方,一個養傷一個待產。但是他們又死了,因為一場意外。
 
那場意外車上三人,一死一重傷。但其中最幸運的就是素還真的兒子 ─ 素續緣毫髮無傷地活了下來。
 
 
 
葉小釵知道的就只到這邊了。
 
直到受素還真之託來看顧談無慾,葉小釵才開始猜想,車禍後的談無慾到底變成什麼模樣?
 
那時慕少艾看到自己苦笑地告誡 :你若真要跟在談無慾身邊就小心一點。他身體雖差,但這邊可有不少他破壞公物的紀錄。
 
 
 
"碰"的一聲,不太像是正常的開門方式。
 
守在門外的葉小釵雖說受到了點驚嚇,卻也很快就平復過來。他愣愣地看著談無慾,像是在問:怎麼了?
 
葉小釵一如往常地溫和,但談無慾卻像是受到極大的驚嚇。臉色蒼白、視線飄忽,連半閉的唇都像在顫抖。
 
正當葉小釵想要問談得如何,談無慾匆匆地丟下 "抱歉" 就像落難地先行離去了。
 
 
 
 
葉小釵好奇地看向裡頭到底發生什麼事,但除了一頁書坐在沙發上若有所思的模樣什麼都沒有。
 
不知道為什麼葉小釵心中隱約覺得不安。他希望他剛看到談無慾眼中那一絲瘋狂只是個錯覺。
 
 
 
 
 
※                      ※                       ※  
 
 
 
 
 
"素還真,談無慾失控襲擊護士。若有空速回。"
 
因為右手受傷不方便,葉小釵只短短地用簡訊打這幾個字,按下寄出。
 
葉小釵有點無奈地看著自己手上剛包紮好的傷口跟像颱風過境的房間。
 
 
 
"窗外的風聲像是要將人吞沒的野獸。" 
 
偶爾談無慾看著窗外惡劣的天氣會這樣說。
 
那時候的談無慾語氣是平淡的,但是看著窗外雨勢的他,感覺卻像是在看更遠的地方。
 
那地方是他看不到,但是談無慾卻又捨不得離開視線的。記憶力所剩無幾的談無慾還在掛念什麼呢?
 
 
 
 
是的,窗外風雨正大。掌控天氣的老天實在是難以捉摸。
 
他還記得素還真叮嚀,晚上天氣差的時候談無慾會無意識地害怕。
 
畢竟是在惡劣的天氣中出事的,縱使過去的事大腦記不清了,有些事身體還是會記得。
 
 
 
於是葉小釵因為擔心談無慾,想說趁著會客時間前再多看探望一下談無慾。
 
因此剛好搭救到手無寸鐵的小護士,要不然她受的傷可能不光是輕微的腦震盪而已。
 
 
 
葉小釵之前看過談無慾的病症,大多是類似癲癇般地抽搐,或是忽然全身無力癱軟病症。
 
姑且不論醫護人員處理的迅速,但他們臉上的淡然卻表示對這狀況習以為常了。
 
雖然慕少艾先前有告誡過,可聽聞跟真實經歷過的感覺總是不一樣。
 
 
 
 
葉小釵原本還不解,為什麼素還真會拜託對醫護知識進乎是零的自己來看顧談無慾。
 
縱使身體受傷也抹不了過去訓練出的本能反應,這也讓失去理智的談無慾失控起來跟野生獅豹沒有兩樣。
 
 
 
在不能傷害談無慾的前提下,沒有些功夫底子的確容易弄得兩敗俱傷。
 
葉小釵實在沒辦法想像,過去素還真到底是怎麼應付談無慾的。
 
畢竟,光是抓著他打鎮定劑就是一大難事了。
 
 
 
 
才在想素還真是不是在忙才沒有回應簡訊
 
聽到病房外紳士鞋的腳步聲,葉小釵以為是素還真來了
 
沒想到往走廊一探...............為什麼來的人是一頁書?
 
 
 
 
知道葉小釵的疑問,一頁書自動再亮出手機「他這隻號碼我接收了。另外我也擔心他,想過來看看。」
 
面對葉小釵不解的眼神,一頁書露出難得的苦笑問「葉小釵,你知道的談無慾跟素還真的故事到哪邊了?」
 
 
 
葉小釵搖搖頭。其實他真的不怎麼知曉他們兩人之間的事。豈碼在他來到這幫忙照顧談無慾之前。
 
「當年因為我隱瞞風采鈴與談無慾的意外,素還真跟我鬧翻了。素還真一氣之下就把續緣跟談無慾從警大附屬醫院帶走。」
 
葉小釵仍是一臉困惑,或者說他知道的一頁書與素還真不像是會這樣處理事情的人。
 
 
 
一頁書清了一下喉嚨「我之所以這樣強烈干涉,最主要的原因是素還真與疏樓藥廠研發的新藥,人體實驗對象是談無慾。」
 
 
聽到人體實驗四字,葉小釵不禁倒抽一口氣。
 
 
「當初素還真手邊並沒有足夠的醫療資源,所以他只能以這名目跟疏樓藥廠合作。雖然素還真的用意是為了讓談無慾恢復正軌生活,但是我並不認同他這樣冒險的做法。而且屈世途前陣子也跟我提起續緣有自閉症傾向。雖然還沒完全確定,但我認為素還真也該多花點心思在續緣身上了。」
 
 
 
「所以,今晚的事葉小釵你可以幫我保守秘密嗎?」
 
 
 
一頁書直直地盯著葉小釵看。
 
葉小釵閉上眼點點頭。或許有些擔子本來就太重,多點人擔也未必是壞事。
 
一頁書才在慶幸跟葉小釵達成共識,聽到葉小釵身後的腳步表情從原本的溫和變成僵硬。
 
同樣聽到腳步聲的葉小釵一回頭也愣住,該躺在病房裡的人,不該出現的人居然都一身濕地出現。
 
 
 
一身濕的素還真懷裡是原本該躺在病房裡的談無慾,一頁書的眉頭忍不住稍稍皺起「你們現在是什麼情形?」
 
「醫院的鎮定劑對談無慾會有夢遊的副作用,他剛爬窗出去,我是在外面遇到他的。可以讓我抱他進去了嗎?」
 
素還真用例行公式的語氣向一頁書報告,可語氣中的壓抑的情緒葉小釵還是有聽出來的。
 
 
 
「談無慾交給我就行了。」一頁書無奈地說著。
 
「素還真?」有別於先前低聲勸說,一頁書的語調也高了。
 
「不勞費心,我自己來。」素還真的語氣冰的跟溜過髮稍的雨水一樣。
 
 
 
一頁書與素還真就這樣對峙了一會兒,葉小釵主動走向素還真示意要幫忙,畢竟談無慾身體再怎麼虛仍是個成年男子抱久了也吃力。素還真仍是抱著談無慾一動也不動地站著。
 
 
「葉小釵,麻煩你幫我拿談無慾換洗的衣物過來。」素還真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
 
葉小釵有點困窘地看著一頁書,一頁書僅僅是點頭沒再多說什麼。
 
 
 
 
沒有再多餘的表示,葉小釵在走之前仍不放心地回頭看了一下三人。
 
也許有的事還是讓當事人自己解決比較好吧.......
 
 









因為快瞎哩~後記待補Orz  
可好像也沒神馬好說的~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