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3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歡迎在布布only來到B9.10

 在還沒睜開眼睛的黑暗世界裡,凱旋侯覺得頭十分之疼。全身上下被大象踩過N次也不為過。

但是就是有一種一團毛茸茸的感覺,一直在自己身邊上下左右竄著。凱旋侯被搔得受不了,稍稍睜開了眼睛。

這毛球很機靈地停下了,然後往自己胸口上停下。也是在此時凱旋侯才知道,原來在自己身上蹭的不是單純的粉紅色毛球....

嚴格來說,是一個粉紅色毛球的,還有一對長耳朵.......小兔子....?!。



「你是誰?!」一點都沒體諒傷患,趴在凱旋侯胸口上的粉紅色小毛兔姑娘大聲問著。

凱旋侯實在不好叫這趴在自己胸前的小姑娘下來,可是再不讓她下來,他的傷勢可能就要再加重了。

不過小姑娘可沒凱旋侯想像中的好應付,見凱旋侯沒反應還是馬上追問「小免是叫小免,你叫什麼名字呢?」



凱旋侯愣了一下「凱旋侯。」

「凱旋侯唸起來好長,可不可以只叫凱?還是旋?還是跟小免一樣叫小免?」

「呃~可是名字一樣的話,別人會弄不清楚。你要是嫌麻煩可以先叫我侯。」



「侯!」小免乖乖地應聲。

「很好,小免,妳先下來。」凱旋侯很困難地移動傷體,讓小免落地。

「那侯的家住哪裡?」小免又繼續追問著。

「呃?!..............不是.............這.....」

看著週圍的全是迷你粉紅色家具的佈置,自己以為的床,其實是七張粉紅色的小椅子並排成的。再看看自己全身墨綠色的裝扮。

怎麼可能是這裡?當凱旋侯的理智一回籠,他活生生地把"裡嗎?"二個字給吞下去。




「侯快說話!小免聽不懂!」

「......................」

「侯快說話!小免聽不懂!」

「......................」

「侯快說話!小免聽不懂!」




「小姑娘,妳問了個很好的問題。」

「小免是叫小免!不是叫小姑娘!」

「我忘了......................」






「忘了?」小免睜著大眼不斷繞著凱旋侯打轉邊問著「忘了是什麼意思?」

「就是你問我什麼,我也答不出來的意思。」凱旋侯雖然沒了胸前的負擔,但一想要深呼吸卻又牽動到傷處,讓凱旋侯輕咳了一聲。

「可是你有回答我啊!」聽不出話意的差別,小免還是自顧自地在思考著。



凱旋侯發現不能跟這小姑娘同一思路,只能轉移話題先「小免你這邊還有其他衣服嗎?」

「有啊!小免有一件粉紅色的超大衣服!」



被點到了關鍵字,小免急忙跑到另一個角落,打開那粉紅蕾絲邊的箱子,小小的身軀往裡邊探。

正當凱旋侯正考慮要不要抓住她,以免整個人都栽進那大箱子裡時,她卻又蹦達地一聲站回自己的原位,亮出自己的法寶「這個!!!」



凱旋侯盯著那衣服瞧了一會兒,衣服雖然是白色基底居多,但是袖子的粉紅色花布.....

「呃.......有沒有這麼粉紅色的嗎?」這實在是不太苻合自己低調華麗的作風(何?)

「唔~小免沒有其他這麼大件的衣服了。」苦惱的表情頭次在小免的臉上出現。

凱旋侯想,雖然不知道這小姑娘是怎麼生存下來的,但也不太好為難她了。

「謝謝你小免,我先跟你借這件來穿。」凱旋侯摸摸小免的頭。

「嗯。」被摸頭的小免一臉滿足樣。




看著小免的表情,凱旋侯的心裡突然流露出很溫暖的感覺....

是因為小免長得跟她以前認識的人長得很像的關係嗎?





小免那長長的兔耳微微一動,「小免去開門!!」

凱旋侯還來不及阻止小免,小免早就又噗通一聲跳開去開門。

小免門才一打開,一句"太好了!!!我終於找到你了!!!!"傳入凱旋侯耳朵的同時,眼下就有一道暗紫色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呃..................」面對眼前這個不知道從哪來蹦出來的人/鬼,凱旋侯不知該如何應對。

如果可以撇開他那全身上下也是傷口,然後又散著一頭沒打理好的紫髮,活像是個流浪漢的外表。他的語氣的確是稍為地誠懇。

「你~你不認識我了?!」來人露出心痛的表情,語帶哭腔活像是"你怎麼可以拋棄我的怨婦"。

「是啊!請問你哪位?!」現在這種混亂狀況還是坦白從寬比較快。雖然這人的舉止有點瘋顛。

「我.......」來人眨眨眼,清清喉嚨「我是楓岫。是你的未.婚.夫。」




「不可能。」一秒否絕。

「怎麼不可能,你手上拿著的這粉紅色嫁衣不就是最好的證據!」楓岫淚眼汪汪(?)地指著凱旋侯臂上的衣服。

「這位先生,這衣服只是我借來的。而且我看你這身破爛又披頭散髮的樣子,我想你腦子應該也是剛撞到的吧?」

「我說的話是真的!當你解開我的詛咒的時候,我就決定以身相許了!!!」楓岫說到激動處,不知何時握住凱旋侯的手也更緊了幾分。

「不要。還有請把你的手給收回去。」凱旋侯對於這種有意無意的吃豆腐感到相當地─不.耐.煩!

「嘖....」楓岫悶悶地把手收回去,嘴裡還碎念著一些什麼。




小免雙眼充滿期待,拉了一下楓岫破爛的衣袖問「衣服是小免的,小免要當你的新娘嗎?!」

楓岫看著小免一秒後,有點困難地回答「........不是.......」



「嗚~」小免低下頭,開始嗚嗚噎噎地起來。




「喂!你怎麼可以讓小姑娘哭泣啊!」凱旋侯目露兇光。

「我是你未婚夫!你怎麼才對小免這麼好!」一時間失控的楓岫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指著哭泣的小免也對凱旋侯嚷起來了。

「小免是小孩啊!你這麼一個大人的,跟小孩子什麼醋?!快道歉!!」面對這不友善的態度,凱旋侯也很不客氣地嚷了回去。



「你....................」楓岫眉頭一皺,看看小免再看向凱旋侯。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沒再說下去。

「我怎麼樣?!啥便祕臉啊!?快道歉啊你!」凱旋侯催促著。




楓岫嘆了一口氣,蹲下身子柔聲地道「小免啊~」

「嗯?」小免抬起頭,一雙哭沒多久就紅腫的眼睛直盯著楓岫看。



「等妳長到可以穿這件衣服的時候,我再考慮讓妳當我新娘好不?」楓岫柔聲勸起小免的模樣,比起跟凱旋侯對嚷的樣子判若兩人。

「小免好像聽過這句話很多次了。」小免揉著眼睛,想把眼睛裡的眼淚給撥掉。

「我想是很多人看妳可愛,才跟妳說過很多次。」楓岫把小免的手握住,免得她又繼續揉眼睛。

「可是,小免好像不是第一次看到你。」被乖乖握著手的小免偏著頭道。

楓岫輕笑一聲「怎麼可能呢?天底下有誰長得跟我一樣帥?」




凱旋侯看著安慰小免的楓岫....

啊!也不是說不爽,可是那種煩躁感到底是哪邊冒出來的呢?






「喔?那你不是剛剛說你認識我?」凱旋侯挑眉,望著跟小免自成世界的楓岫,順道挑出自己心中的疑問。

「你?」楓岫抬起頭,兩眼直盯著凱旋侯起身「我只是個路過的吟遊詩人。剛剛不過是即興表演。請您付費。」



楓岫故作帥氣地撥了一下頭髮,還不忘伸出右手向凱旋侯索討小費。

「喔?原來是這樣啊!」凱旋侯露出了自楓岫進到屋裡的第一個微笑。





這微笑雖然凱旋侯自任有點公式化,不過在旁人眼中看起來卻是有點邪魅,有點讓人不可言喻。

不過對於凱旋侯而言,可以讓楓岫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就可以順利把人踢出門外的微笑,就是好的微笑。





當楓岫被屁股被人一腳踢出來,完全趴在外面的泥濘地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嘀咕了句「真是,都沒在掌握力道的。」

「欸,這衣服。」楓岫無奈地嘆氣,只能慢慢地爬起來,再把自己沾滿泥巴的外衣給脫下來。



想當初他也是十分重視穿著的,可像現在全身是傷又破破爛爛的落魄樣,誰會想得到呢?好吧!這種事連他自己也想不到。

不過換個角度來說,雖然他遲了幾天才找到拂櫻,但現在看來小免的治療應該也讓他恢復到一定程度了吧?!

楓岫回頭望著那粉紅色蘑菇屋頂的小屋,喃喃地唸著「凱旋侯──── 拂櫻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