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3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歡迎在布布only來到B9.10.2

 
 
 
 
踢走楓岫的日子後,凱旋侯與小免過了幾天還算溫潤又平和的日子。
 
只是凱旋侯鳳體(O)有點欠安,踢走楓岫後只靠小免的照護還在床上躺了幾天。
 
但若說到照護兩字也說得相當勉強,先別說自己只能躺在七張小椅子排起來的"病床"上。
 
因為小免本身也只是個小孩,她會的料理也就只有土蘿湯。雖然小免堅持這是胡蘿蔔,凱旋侯也不想再多花力氣去跟小免爭論。
 
但比起那些小插曲,凱旋侯倒是覺得與其面對那些一成不變的蔬菜土蘿湯,那他還是再沉睡下去好了。
 
在這心理作用之下,凱旋侯倒是真的就過著吃飽睡,睡飽吃的....病患生活。
 
等到凱旋侯真的可以下床四處走動,在他的印象中也過了幾天了。
 
 
 
 
不過也是等喝完早上例行性的土蘿湯,再次睜眼卻又是將近中午時分的時候,凱旋侯才肯定是他每天看似平凡無奇的土蘿湯裡特別被加料過的。 
 
 
從前也不是沒這時間醒過,但多少還可以聽得到小免在廚房叮叮咚咚的聲音。可這回小免好像不在家。雖然屋子本身並不大,但少了小免的聲音卻也顯得安靜地過了頭。
 
 
這種寂靜讓凱旋侯多了幾分煩悶,隨手抓了枕邊的髮帶紮了個馬尾。看外邊天氣好也就不再刻意穿上墨綠色的外袍,便起了想外出走走的念頭。
 
 
 
不過當凱旋侯開了門之後馬上就後悔地想退屋子裡,當做自己沒想出門過。
 
可是來不及了!因為他一開門就被在小耕地裡拄著鋤頭的楓岫給看到了。
 
那個隨便紮個馬尾只穿著中衣的楓岫還相當從容地向凱旋侯打招呼「唷!偉大的凱旋侯醒了唷?」
 
 
 
楓岫的招呼聲中低沉中還帶了點慵懶,語氣中還帶著點戲謔。雖說算不上是如沐春風的表情,但那一臉故意裝酷又要笑不笑的表情,也還是能夠迷倒五至五十歲的女人。
 
不過在其他人眼裡看起來是人間極品的楓岫,看在凱旋侯眼裡就是兩個字:欠揍。
 
 
看到凱旋侯不悅的表情,楓岫還不忘補了句:「怎樣這樣一點太陽,就又要把你給曬回屋裡去了?」
 
 
凱旋侯抿嘴又心不甘情不願,往楓岫所在的小菜園前進問「你有沒有看到小免?」
 
「小免?她出去採藥了,不過應該快回來了吧!」
 
「採藥?就她一個人?這麼小的一個孩子,你就不怕出事嗎?」
 
「怎麼會有問題?這幾天她都平安無事地回來不是嗎?」
 
 
 
 
看楓岫一臉無關緊要,凱旋侯也不想多問。但在凱旋後正想掉頭走人的時候,反到讓楓岫一把給抓住手「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幫小免。」凱旋侯說得理所當然。
 
「我們兩個傷患跟著去只是替她添亂。」
 
 
 
「傷患?」凱旋侯對楓岫投以狐疑的眼光。
 
「你以為只有你受傷啊?我也受傷啊!」
 
 
 
這麼一說,凱旋侯倒是想起來他們的初次見面。自己也吐槽過楓岫也是剛撞到腦子的。照那那身衣服不比自己完整多少的模樣,的確有可能是受過傷.....
 
 
「哪邊?」凱旋侯反射性地問。
 
楓岫指了指自己的心臟處。
 
 
 
正當凱旋侯的拳頭已經不再受理智控制,想直接給眼前的的混帳一拳好讓自己爽快之時。忽然,楓岫臉色發白雙手捂住心口,整個人像是被煮熟縮起的蝦子。
 
 
 
「喂!你怎麼了?」凱旋侯原本應該揍在楓岫臉上的拳頭,早就鬆開先扶住重心不穩的楓岫。
 
「我的.....心臟........」在凱旋侯懷裡的楓岫嗚嗚噎噎地拼出這簡短的句子。
 
「喂!喂!你心臟怎麼了?剛剛還好好的啊!」凱旋侯想要問得更清楚點,但又不敢亂動。
 
還來不及回答凱旋侯的問題,楓岫又是一陣狂咳。
 
「喂!你到底怎麼了?你振作一點啊!」面對這突如其來地轉變,凱旋侯倒真的慌了手腳。
 
 
 
沒一下的光景楓岫的咳嗽聲轉小,同時凱旋侯也感覺到懷中的人也靜止不動了。
 
凱旋侯小心翼翼地把楓岫的身子扳正,楓岫的眼睛已是閉上的狀態。
 
這下凱旋侯倒是腦中一片空白了.....
 
 
 
 
「楓岫?」凱旋侯小小聲地問著。
 
「這好像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吧?」
 
 
 
 
 
..............啥?
 
原本不應該有反應的人,唇瓣清楚地吐出令凱旋侯氣到剩半條命的話。
 
 
「你震驚的表情還挺不錯的嘛!凱旋侯大人。」
 
 
 
楓岫睜開眼睛,用十足十溫柔的微笑看著驚訝的凱旋侯。
 
當然,這對凱旋侯來說還是那兩個字:欠揍!
 
 
 
「看我看得入迷了嗎?」楓岫對凱旋侯眨眨眼。
 
「幾歲了還在玩這種遊戲!」這種時候除了咬牙切齒還能幹什麼呢?
 
「你也過了會跟這種小玩笑認真的年齡了吧?」
 
 
 
得寸進齒的楓岫還伸出手指還想戳凱旋侯的臉頰,不過當然是被閃了過去。
 
沒得逞的楓岫只好在人家發火前,先從凱旋侯軟玉溫香(X)的懷抱中起來。
 
見凱旋侯一臉不悅,楓岫倒也識相地先轉移話題
 
「是說,我看你最好也別再穿你先前的衣服了。如果是被追殺的話,還是改變一下裝扮比較好。」
 
「不用你管!」想到那粉紅色的外掛,凱旋侯不悅地別過頭。
 
「我是沒很想管你沒錯。」楓岫一派輕鬆地聳肩。
 
 
 
兩人的沉默沒多久,之後凱旋侯聽到悉悉窣窣的腳步聲。
 
帶著粉紅色的小雪帽的小免提著小籃子大聲地宣佈「小免回來了!!!!」
 
「小免~你回來啦~~」楓岫一看小免回來也小碎步地走上前去。
 
「小免這次採了不少藥,楓岫你說的藥草全都採到了。」
 
「小免真行。」楓岫寵溺地輕揉小免的頭,當然小免也很享受。
 
 
 
 
雖然很不關自己的事,客觀來說自己也只是個吃軟飯的病患。
 
可是看到小免跟楓岫那麼要好的樣子還是有點....煩哪!!!
 
 
 
「侯你肚子餓了沒力氣說話嗎?小免去煮午餐。」不知道什麼時候,小免已經來到凱旋侯身邊。
 
「呃,可以不要再蘿蔔湯了嗎?」凱旋侯問。這幾天餐餐蘿蔔湯實在很可怕。
 
「可是這邊只有蘿蔔湯,小免這次可以加別的菜下去。」小免睜著大眼說。
 
「欸,小免這回難得我醒著,我就幫你煮飯吧?!」雖然凱旋侯的實際目的是改菜單,不過至少也算得上能幫一點忙吧!
 
 
 
 
楓岫瞇著眼看著小免與凱旋侯進到那粉紅色蘑菇小屋,鬆了一口氣。
 
突然一條積雪的藤蔓繞上了楓岫的腳踝,不過楓岫一瞪眼那藤蔓又退了下去。
 
 
 
 
楓岫突然想到什麼,在藤蔓完全退去之前先截起一段藤蔓。
 
再仰頭,天空中還有著他再熟悉不過的鷹鳥在略過。
 
 
「果然,該來的還是會來嗎?」
 
 
 
 
※             ※             ※
 
 
 
被火宅扶木爬滿的火宅國茶葉蛋第一宮殿,在今天又傳來太息后摔杯子與飆人的聲音。
 
 
「找不到人!?又給我找不到人?!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養著你們是幹什麼用的?!」
 
「皇后饒命~皇后饒命~皇~~哇~~~」


第N批失敗的小兵,話都還沒說完就被火宅扶木給拖下去(實在好方便)
 
數分終後小兵們的慘叫聲雖已停歇,但在王座上的太息后額上的青筋卻沒有消退。

在后座上的妹妹玷芳姬察覺到姐姐不悅的視線,終於願意把頭從自己的化粧鏡上抬起來,柔聲軟語勸「姐姐,姐姐你別氣了。再氣下去就跟王一樣了。
 
「那好妹妹,妳說,逃走的黑櫻王子該怎麼處理?」說著,太息后的青筋仍沒停歇。

「火宅國就這麼點大小,真要逃出去我們的眼線會不知道嗎?這情況樂觀一點的,是他傷重不治所以根本踏不出火宅國。不樂觀點的,那他就是藏在交界中土的森林。可我們還有無執相的暗殺部隊啊!」
 
「凱旋侯我跟師尹原本就打算要利用咒世主的事情請君入甕做掉他。不過就是沒料到咒世主的那鏡子裡頭還封印個楔子。」太息后想起又忍不住撫額,當初她跟師尹真不該小看凱旋侯。
 
「這就不是我要說妳了,姐姐。通訊用的鏡子裡還封印個慈光要犯,師尹是故意流放還是要監視火宅?那馬桶刷宰相到底是想拉攏妳,還是王?姐姐妳可要想清楚啊!」
 

玷芳姬豔紅的蔻丹甲滑過太息后的胭脂唇,輕輕地點了一下。

太息后瞇起了眼沒回答玷芳姬的話,但濃厚的眼粧卻讓她露出跟咒世主一樣沉默的神情。



玷芳姬說的,不完全是錯的,也不完全是對的。

不過有的事起了個頭,想收也不是這麼容易就能收的。 

等到太息后回到自己的房間,那掛在牆上的半身鏡已經出現師尹微笑的模樣了。
 
 
「不知道太息后是否已經找到人了?」師尹端坐在位子之上,彷彿他是火宅的上級。
 
「還沒。」他師尹憑什麼可以用這種語氣問話?太息后語氣有著些許憤怒。
 
「我還不知道咒世主與太息后的辦事效率有這樣的落差呢!」

「吾記得,引誘凱旋侯到我房中以魔法囚禁凱旋侯,好像是師尹的主意吧?」
 
「觸動魔法陣的凱旋侯也確實被困。而他當初為了破陣打破封印楔子的鏡子。但這種強制破除的作法本身會令楔子受到相當的損傷。按理,一次除掉火宅與慈光的兩大隱憂,這原本就是一石二鳥的計策。鏡子雖然不被知情的侍女給丟掉,但是就算被解開封印的楔子也是半死不活。太息后,您不會光這兩個傷患就讓您束手無策吧?」師尹的暗諷,讓太息后臉上的濃妝出現裂痕。


「您說的兩個傷患,一個可是火宅三公的凱旋侯。一個可是慈光要犯楔子。從前聽聞慈光之人以騎士精神著稱,但對於慈光以外的人是頤指氣使。我原以為是市井小民補風捉影,今日一見師尹終於得一探慈光之人面目。」


「豈有此事?方才是師尹失禮了。慈光所派出的巡鷹已發現疑似兩人的蹤跡。」

「喔?在何處?」太息后挑眉。

「中土森林。」師尹緩緩道出「在火宅與碎島交界。」

「唷~這事可不好辦了。」聽說碎島的雅狄王最近跟慈光交惡,兩人居然逃到那邊去,師尹表面上風輕雲淡,但內心應該是急得要死吧?

「以我在慈光宰相的位子,做點交易並不難。」
 
「那師尹宰相要提出什麼樣的籌碼呢?」

「使咒世主甦醒的方法。當然,會以太息后您所想要的方式甦醒。」師尹刻意加強後面語句的語氣。


「喔?這聽起來倒是不錯有趣。」太息后沉吟了一聲。

咒世主雖然是昏迷狀態成了活死人,但某些時候還是很需要咒世主出來露臉的。

「這兩人就交給我們火宅的暗殺部隊了。師尹就高枕無憂地對付碎島國的雅狄王吧!」


而師尹又恢復到一開始燦爛的笑容。




後面補完
訊息量應該沒有太大吧  

4/6號大家有到攤子上買碎島本的~要記得退款唷QA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