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582

    累積人氣

  • 5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這不是寒光小宅門,是慈光大宅門(O)

 

 
 

 
 
 
一大清早,一身正裝打扮的拂櫻齋主就踢開某人的廂房大門,朝著屋內蜷成一團的墨綠錦被放聲喊話「小凱快起床!」
 
「嗚........」被窩裡的人聞聲把頭更往被子裡鑽「小櫻,再給我睡一刻鐘。」
 
「欸。」拂櫻走上前去把被子掀開,一團墨綠色(?)的人影又蜷得更緊了,見狀拂櫻忍不住叨唸「不是早跟你講過今天要出門了嗎?你昨天又幾點才睡了?」
 
「啊~可是去慈光回娘家啥的感覺好無聊呢~」說著,凱又翻身背對拂櫻。
 
「可你這樣要怎麼出門啊?」都幾歲的人還在賴床,拂櫻忍不住撫額。
 
「誰想要看那柚子他娘啊?說不定一樣會碎念,有你代表就好。」
 
換言之,昨晚玩到三更的凱旋侯根本就沒要出門的打算。
 
拂櫻微笑,擰了凱旋侯的耳朵一字一字道「很不巧,他也是你丈夫呢,你給我起來到馬車上睡!」
 
 
 
※          ※         ※
 
 
 
流水潺潺,馬蹄噠噠。窗外一片春景反倒勾不起曾經風靡四魌界楔子太大的興趣。或許是窗內的美景更勝於窗外的緣故吧!
 
拂櫻正忙著泡春茶,而凱旋侯呢.....?
 
 
「侯睡得可真熟啊!」看著倚在角落熟睡的凱旋侯睡得像個孩子,習慣將情緒藏在羽扇後的楓岫語氣中不難讓人聯想是微笑的表情。
 
「他原本打算要賴皮不出門的,是我硬把他扛到馬車上。」拂櫻無奈地解釋。
 
「欸,那也真不好勉強他。畢竟....」楓岫微微撇頭,他自己也不是很想回去!
 
「不可以,哪能讓他這麼一直賴皮下去?而且這都成婚幾年了,趁著節日回去拜訪也是應該的。」誤會楓岫意思的拂櫻義正嚴辭道。
 
「這嘛.........」楓岫顯得有點無奈,其實他當日只是順口一句:很久沒回家了。但沒想過拂櫻會這麼認真。
 
 
 
「是說,你娘到底是多可怕的人物,打從你說要回去之後,你自己也整日愁眉不展的。」
 
說起來,拂櫻對於能生出眼前這能人是怎樣的何方神聖是相當好奇的。可婚前的風風雨雨,讓婚後安穩小日子顯得格外珍貴。
 
一眨眼,這麼些年還真給他過過去,真忘了要回婆家這回事(咳)
 
 
 
「這嘛!是時候該告訴你們了。」楓岫神情不經凝重起來。
 
「嗯?」很少有人可以讓楓岫這樣認真,這讓拂櫻也不禁正襟危坐。
 
 
 
 
「拂櫻,因為你早年是到苦境當交換學生,那你聽過慈光新娘學校嗎?」
 
「知道啊!專門調教四界妃子的地獄學校。」
 
「那你應該也知道無衣師尹吧?」
 
「..........................」
 
 
 
拂櫻與楓岫相視三秒,陷入深深的無言之中。
 
 
 
「那個被你寫小黃書婊,差點連無法連任十屆慈光之塔新娘學校的無衣師尹?」
 
「就是那個順利連任第二十屆慈光之塔新娘學校的校長。不過目前退休了。」
 
「啥?!!!你居然是那個師尹的兒子!!!!!!!!!」
 
 
泥馬!眼前死皮賴臉的楓岫!除了一身紫之外,跟那傳聞中正經八百的慈光太后哪邊像了?!
 
噢!不!當年大家在狂傳"荒木載記"的時候,就有在想到底是哪個不怕死的小黑黑敢這樣八各四魌界高層的料。
 
可如果是從小跟在高層身邊,又有點偏執不怕死的富二代,這樣各種八卦根本也不用佈眼線,因為拾俯皆是啊!
 
 
 
「所以我才出走慈光啊!」就知道拂櫻會是這種震驚表情!!!!所以楓岫才什麼都不想講。
 
「明明是被趕出家門的吧你!」有點震驚過度的拂櫻喃喃地道。
 
「唉!跟老爸相處融洽的你,怎知我遇上母親不對盤的苦逼?」
 
 
 
 
※          ※           ※
 
 
 
雖說已過了清明時節,拂櫻看著眼前的師尹雖是笑如春風,心裡卻是寒風刺骨。
 
師尹的笑容越是添分溫暖,那麼內心腳下的薄冰就更脆弱一分。瞄向身邊的僵硬的楓岫也沒過去神采,內心的感受應該也與自己相同。
 
說起來,剛在門口招呼的小三子(撒:我是撒手慈悲!)就對楓岫不太友善。不過一路上因睡眠不足而放空的凱旋侯反倒顯得淡定。
 
倒也沒想過先前自己一頭熱地要楓岫回家,現在看起來反倒是害了在場三人。
 
不過這師尹先讓人在外頭枯等不說,讓人進門後也只是名茗一杯接一杯。但讓小三子(撒:我是撒手慈悲!!)給添上的,卻是白開水。真是人情如飲水,冷暖自知啊!
 
 
 
在拂櫻的腹徘完後,身坐主位雍容氣派的師尹優雅地放下手中杯,輕啟朱唇破了這凝重的場面。
 
 
「你當初雖是從慈光新娘學校肄業,但終歸是慈光的學生。你現在不是嫁人而是娶妻,還一次兩個。怎麼對得起我們慈光新娘學校?」
 
「咳....我...」
 
楓岫才想講第一句,但師尹可不留一點餘地給楓岫「你是如此,劍之初也被你帶壞。也到了苦境娶了兩個還給我一男一女,女的還是自家妹子!根本是來敗壞我們慈光名聲的!」
 
講到至交兼表弟的劍之初,楓岫的臉色倒是微變。不過這時候凱旋侯像是被點到關鍵字「我說....娶妻跟嫁人也可以是一樣的吧!」
 
 
在場眾人大概除了倒茶的小三子(撒:我是撒手慈悲!!!)覺得凱旋侯極度無禮以外,或多或少都被這還沒完全睡醒的凱旋侯給語出驚人到。但還在半神遊狀態下的凱旋侯,只覺得既然沒人插話就繼續講下去了。
 
 
「況且我們跟了你兒子有什麼不好的?你兒子四界苦滅境通吃。我是火宅凱旋侯,拂櫻在苦境房產可有七座呢!劍之初娶了又何?一個可是薄情溫權旅館館主供吃住,館主本身可是花魁,我那咒世主老爸可是有去捧過場呢!另個自家妹子雖然有點爭議,不過也是樹生非親生。撇開這層關係,光是碎島戢武王這名號就是個言小裡標準的高富帥(O)男主角(X),而且人家孩子都生了一對,其中一個還讓你在苦境待不下去呢!」
 
 
「噗~」楓岫聽到最後一句忍不住噗嗤一聲。
 
「真不愧是火宅高枝凱旋侯呢!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哪!」師尹倒沒想到這一直放空又寡言的小子說起話來會這麼滔滔不絕。
 
 楓岫接收到拂櫻不妙的眼神,隨即拿了桌上的點心要轉移凱旋侯注意力「親愛的,你我餵你吃東西。」
 
「呃.....」侯對嘴邊的食物有點嚇到。被餵食的經驗不是沒有,但大多是私底下。而且被楓岫一臉殺氣騰騰地餵食....會消化不良吧?!
 
「來!啊!」楓岫用眼神向凱旋侯示意"你剛說錯話了!快吃!"
 
凱旋侯原本想要咬個一小口意思意思,不過沒太多餵食經驗又想快點轉移焦點的楓岫,一下就把整個點心塞到凱旋侯的嘴巴裡。
 
被塞了滿口點心的侯,整張臉漲得有些微紅。拂櫻拿起早已準備好的茶水要楓岫遞給凱旋侯,並且幫忙拍背。
 
 
 
師尹見此景瞇細了眼,便再啟朱唇將矛頭指向凱旋侯。
 
「剛剛楓岫說你們是先後認識。敢問火宅凱旋侯是怎麼跟犬子認識的呢?」
 
「呃!就楓岫告白啊!」
 
「何時?何地?」
 
 
師尹看準了只要朝凱旋侯追問下去,必定會有批漏。
 
 
「呃...」凱旋侯一時語塞。總不好說楓岫那時還不知道拂櫻跟自己是雙生子,但因情海生波,失意買醉的情況下不小心搭訕錯人吧?
 
「師尹這是我跟侯之間的隱私!」剛剛哪有講到半句話啊?!明明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快一時辰。
 
「楓岫,不是你當了人家的丈夫就可以剝奪妻子說話的權利。」
 
「我這是在保護我妻子。」
 
「你當我是惡婆婆就是了?那你還帶他們回來給我虐待?」
 
「欸!別吵架!這種小事我說就是了!那一晚楓岫因為失意喝得有點微醺,所以就跟我告白了。可因為我以為是敵人,不小心被我踢了一腳。所以我跟楓岫是不打不相識嘛!」
 
「凱................」拂櫻實在不忍聽。自家兄弟打仗是沒問題,可就是在人際上不太會看場面。
 
他應該在行前吩咐師尹就跟火宅太息公差不多,用同套方法應對就好。但看他一整個都還在神半遊想必講什麼都無用。。
 
 
 
 
 
師尹一雙眼睛向左瞄右飄的,眼光釘在楓岫身上時,師尹溫暖的笑容終於轉為冷淡,嘴角上揚的角度是更顯示他內心的譏諷。
 
「楓岫,看來我真是低估你了!這口火宅的殘渣你也吃得下去?」
 
「你說什麼?!」早上一肚子氣拂櫻都可以無視,但身為火宅的一份子拂櫻,就是不允許火宅人被欺負!
 
「拂櫻你冷靜點。」楓岫拉住差點失控拍桌的拂櫻。
 
 
 
「楓岫,你這到底馭妻術還是給妻管嚴啊?如果今天你從了他們兩個,我就不怪你。」
 
憑什麼他這受君(?),兒子就能當攻呢?(X)這並不符合,龍生龍鳳生鳳的道理啊!想說帶兩個老婆回來給自己洗臉,門都沒有!!!
 
他無衣師尹,賭上了前‧慈光新娘學校校長的聲譽,今天誓必把楓岫從得瑟攻掰成落魄受!
 
 
接收到母親(咦?)內心的鬥志,楓岫也不落人後地回應。
 
「拂櫻的萌點是炸毛人妻!我的萌點是風流渣攻,我們都很清楚明白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此話一出,楓岫隨即被拂櫻的目光給刺穿了腦袋。一時情急都忘了,拂櫻最討厭被說炸毛了。
 
  
 
 
「你雕蟲小技我看多了。你這樣就想要我承認你們?」
 
「我只是帶拂櫻與凱旋侯來只是跟你做知會,並不是回來懺悔的。」
 
「知會?你的炫耀我收到了。看來把你逐出慈光後你也還是一樣本性難移。」
 
「再怎麼不知悔改,我也在苦境正道當過代班班長。」
 
「當代班班長有啥了不起?還不是被禳命女給追著跑?我到苦境的時候不也當了素還真的副手?」
 
「你這是為他人作嫁。」
 
「那也要看是誰啊!苦境一哥(姐*X)素還真,為人正直待人謙和,又勤於保養。與葉小釵互敬互愛!是慈光新娘學校的標準模範!」
 
「所以你就拉著人家三更半夜地在推松巖認姐妹?別說此舉有拆官配釵素"西批"的嫌疑。無界主必定看出你想當小三的居心,才藉故將你逐出慈光新娘學校吧?」
 
 
「............................」師尹,沉默了。
 
 
 
不愧是兒子,果然踩在痛點上啊。拂櫻想著。
 
我為什麼要犧牲我的睡眠時間看母(?)子吵架?凱旋侯無聊地打呵欠。
 
 
 
※          ※           ※
 
 
月光下,凱旋侯站在假山的最高處。看著師尹府上的奢華造景,竹葉風鈴林園水池樣樣不缺。
 
凱旋侯想起火宅內老是吃不飽,只能以溫泉茶葉蛋為主食的子民們,內心不禁嘆道:浪費錢!
 
算了,這些都不關自己的事。
 
 
「收收!扶木快回家!」凱旋侯口中唸著扶木趨動咒,把所有打掃庭園的扶木收回。(天音:別學哈X波特!)
 
「真是好功夫啊!」楓岫看了忍不住拍手。他沒想到凱旋侯在慈光地界也能使用扶木。
 
「欸?那不是柚子嗎?拂櫻帳本看得怎樣了?」凱旋侯一看是楓岫,一下咻地就跳下假山。
 
 
提到拂櫻,楓岫頓了一下「剛剛去看過了,他也累了一整天,先讓他睡下了。」
 
「欸!你娘還真是怪人,難怪你會想"落跑"。兒子媳婦回家明明是好事,哪有人一回家要人家看十年份帳本的啊?」
 
「你掃了這一園子的落葉也辛苦你了。來吧!我領你去你的廂房。」
 
「咦?師尹還有房間讓我睡啊?不是柴房還茅廁吧?」恢復清明的凱旋侯,要酸起人也可不會輸人的。
 
「欸,只能說先前疼我的老管家還沒走,要間像樣的房間還不成問題。不過我只要到兩間房,拂櫻已經睡下,晚上得跟你擠一擠了。」
 
「總覺得你這少爺當得有點憋屈。」火宅窮歸窮,可他回火宅要幾間房都不成問題的呢!
 
「有些時候,保持微笑就行了。」領在前頭的楓岫無奈地說。
 
 
 
楓岫推開房門,彈指點亮了桌上的油燈。
 
 
「好像不夠亮?」凱旋侯環顧四周後問「還有沒有其他的燈呢?」
 
「因為這間很久沒用,上面燈油應該都乾掉了。管家幫我們換好被縟,但那高處的油燈還是我們自己來吧!」
 
「你之前在這邊真的是少爺嗎?」凱旋侯再次對楓岫投以狐疑的眼光「如果你說不是,我以後可是省得來。」
 
「欸,剛剛顧著先找你,我剛忘了應該先去拿燈油,你先在這邊等。」楓岫吩咐後又匆匆離開。
 
 
 
被留在原地的凱旋侯,突然有點感慨。四魌界高層基本上是有錢玩越大,荒木載記他也翻過,看得出那是楓岫壓抑許久的反撲。
 
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不代表可以說。楓岫幹了讓爹媽分居的事。又聽聞慈光之人大多好面子不會離婚,這事必定成了根刺吧?!
 
說起來,這次回家食物沒被動手腳也已經夠好了的吧!想到這,凱旋侯真心地替楓岫感到委屈。還是替楓岫做點什麼吧!!!!
 
 
 
楓岫一踏進門被凱旋侯嚇了一跳。他人可是拿了椅子在桌子上再墊一個,手還是勾不到那油燈整個人半懸著,看起來好不危險。
 
 
「凱!你爬這麼高做什麼啊!」
 
「想說先把燈拿下來啊!等一下方便點嘛!可是太高了啊~這邊又沒有扶木可以幫忙,只好自己爬上去啊!」
 
「欸欸!不是這樣的,那燈是要用術法點的,你快下來啊!」楓岫急忙到桌邊,怕凱旋侯一不小心人就整個哉了。
 
「可是我頭有點暈....很難動。」凱旋侯有點困難地回應著。現在真的不是他不動,而是頭特暈啊! 
 
「應該是動到術法了吧!你先別動。」
 
 
 
於是黑暗中就出現了以下讓人有點想歪的對話.....
 
 
「等一下!你在摸哪邊?不要摸腰!我會想笑啦!!」
 
「總不可能直接拉你的腳下來吧?腰部比較安全啊!你忍忍。」
 
「哈哈哈!不要摸!腰啊!!!!哈哈哈哈哈哈~」
 
「才一下下你忍忍。」
 
「可是~哈哈哈哈~好癢~!!!~」
 
「真的有這麼癢嗎?」
 
 
 
楓岫與凱旋侯的無聊對話突然停止了,在他們兩人眼神對上的那一剎那。
 
那瞬,平日再熟悉不過的紫晶眸,少了幾分深沉多了幾分清明透徹,讓人捨不得移開目光。
 
凱旋侯對上楓岫的藍眸之時,好像可以明瞭為什麼有人會因為醉意的催化下,因迷戀水面上那虛幻的倒影而妄想撈月。
 
 
 
楓岫倒沒完全失神,趁著凱旋侯不該該的時候,俐落地把人抱回了地面上。
 
雙腳落地的凱旋侯,魂也終於收回來了給了句"慈光之塔處處機關!"的評語。順便拍拍身上的灰塵。
 
楓岫則從袖裡拿出塊小晶柱,再摸出張符紙化作鳥型載著晶柱飛到高處便化做火苗點燃了晶柱,室內頓時明亮許多。
 
 
「我已經差人把熱水準備好了。你等等就先去洗。」
 
「嗯!那我先去洗。」
 
 
凱旋侯用眼角餘光瞄向身後的楓岫,他已經拉了張椅子在燈下細讀起書來。
 
等到沐浴完畢凱旋侯換上便衣,在房裡的楓岫也已經換下厚重的外掛,但仍很專心看書。
 
不過來後凱旋侯再仔細一看,窗邊木塌上茶几已被移開,疊了一組新的被子。所以是要分床睡的意思囉?
 
楓岫書看到一段落才發覺凱旋侯已經回來,趕緊將桌上油燈給轉小,指著床的方向吩咐凱旋侯先睡,就匆匆出去沐浴了。
 
凱旋侯就也乖乖地(?)爬上床,蓋上被子..............瞪著天花板。
 
 
 
凱旋侯一直覺得哪邊怪怪的
 
對耶!自己跟拂櫻也忙一下午了,就不知道楓岫在忙什麼!
 
不過以師尹機車的程度,應該也不會給楓岫太輕鬆的工作吧?
 
 
 
是說當初還真沒想過,那月夜下被自己當成登徒子的人,現在居然會是自己的夫君。
 
當初算是托拂櫻的福才跟楓岫在一起。可是他與楓岫嘛!說是夫妻,但像兄弟更多一點點吧?
 
 
 
 
 
 
 
不久之後,沐浴完畢的楓岫剛好推門而入,而凱旋侯卻正經八百地坐在床沿,拍著床邊特意空出來的位子向楓岫示意....
 
「楓岫....我們好好談一下?」
 
 
 
 
※                  ※                   ※
 
 
 
一年後...........
 
 
師尹在寒光一舍的門外,來回跺步著
 
這下可好,居然真的給我生了小孩!問是哪個生的,監視的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有了小孩居然還不通知,還先抱回火宅去。害我被咒世主笑說:自己有孫女還不曉得!
 
小孩有什麼了不起?身為(前)慈光新娘學校的校長,對於嬰幼兒的照護也是十分了解的!
 
一想到咒世主有孫萬事足的嘴臉,師尹一時衝動拉起寒光一舍的門環狂敲
 
這叫他(前)慈光新娘學校校長,顏面何在?!!!!!!
 
 
 
「死楓岫!快給我出來!」
 
「你哪位?」剛睡醒的楓岫揉著眼開門。
 
「你娘!」師尹義正嚴辭地聲明。
 
「呃!」原以為是自己聽錯的楓岫,拿以眼鏡一掛「師尹?!」
 
「如假包換!」師尹只恨現在手上沒香鬥,要不一定一勺子過去。
 
「等等等等!」楓岫擋住師尹的去路。
 
「等什麼?婆婆要見媳婦!要看孫子!」被瞞又被擋的師尹滿肚子火「不對!你手上抱著的是什麼?」
 
「呃~這個~」總不能說是因為被小孩趕出門,得獨自睡所以他只好重歸抱枕的懷抱。(X)
 
「楓岫!你居然還抱著你以前小時候的抱枕!!!!你說!是不是因為抱枕不能當嫁妝你才要當攻的!」
 
「才不是!我明明是因為不喜歡穿阿三裝!我這是我要拿去給我女兒玩的!!!!你不要栽贓我!!!」
 
「你屁!你從小抱到大的抱枕,最好你會捨得給你女兒!」
 
「怎麼捨不得!?她是我女兒耶!這是家族的傳承啊!!」
 
「傳個屁!你不要把你的壞習慣傳染給我孫子!!!!!」
 
 
 
花園裡
 
正好帶著小免散步的拂櫻與凱旋侯一行人,正好奇前門那發生什麼事
 
 
「齋主,為什麼前面會這麼吵?」粉紅色的小免拉著拂櫻的衣服問著。
 
「咦?是師尹耶!真是稀奇耶!」眼尖地凱旋侯一看,不是師尹跟楓岫嗎?
 
「看來今天又很有得玩了。」拂櫻忍不住撫額。平常一個紫色就夠麻煩了,現在又來一個!
 
 
 
「唷~好可愛小女娃啊~妳就是小免吧?我是妳爹的爹,今天帶了妳爹小時候的玩具來送妳。」師尹利用瞬移,笑臉盈盈地來到小免面前。
 
「喂!等等!你不要這樣誘拐我女兒!!!!」被甩在後頭的楓岫仰天大喊。
 
 
 
到底師尹有沒有把玩具送出去,就留給後人自行去分曉了!
 
今日有楓岫的寒光一舍很熱鬧,明日還有師尹在的寒光一舍會更熱鬧的(O)
 
 
 
【END】
 
 
不要問我怎麼爆這篇的,我只能說看在同為小被子黨員份上......................(何
人老了,體力很差,我想應該不會有下次才是=  333333333333  =  
小被子黨員是迷障啊!(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