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3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跨蛇麼年,勞資都不勞資了~》日月篇 全


 《跨蛇麼年,勞資都不勞資了~》


世界還沒毀滅~我卻已經在這世界中被滅了──



「慕少艾!你家的醬油借一下。」

醒來三十分鐘原想要做個午晚餐的談無慾,驀然發現自家的醬油膏已經用完了。

秉持著"煎荷包蛋不能沒有醬油膏的原則"談無慾只好忍痛結束,三天連自家大門都沒開的生活,來到隔壁間的慕少艾的門前。



只是...

三十秒過去

再一分鐘過去

當談無慾整整在慕少艾家緊閉的大門之前,罰站了三分鐘後

腦袋雖然已經開機還在暖機狀態的談無慾終於想起來,大概是一個禮拜前(?)他跟慕少艾的對話




"欸~去一次日本還真不便宜呢~"慕少艾看著存摺上的數字露出複雜的笑容。

"那就不要出國啊!年每年都在過,為啥一定要跨年?根本只是拿錢給旅行社花。"趕稿中的談無慾眼睛連離開電腦一下都沒有。

"欸?..........呀呀?!"被這樣一說,慕少艾表情有點僵硬。

"跨年這種商業手法對我這老人沒有用!"知道慕少艾的痛處,談無慾為表尊重回頭瞄了一眼僵化的慕少艾。不過慕少艾眼明手更快,一把就揉捏著談無慾的臉,用人畜無害笑容道:"欸呀呀~你這樣說,讓大你三歲的我~很不爽唷~"

"你多想了,我只是在稱讚你很年輕。"戴著眼鏡的談無慾,不皺眉頭地說著不算完全違心的違心之論。




喔!對耶!慕姑娘已經跟他家的小白文鳥出國渡假了。

可為了他的生存大計,那他要跟誰借醬油膏啊?




「拂小櫻。你家還有沒有醬油膏啊?」

「不在?」談無慾往拂櫻門邊貼近,屋裡似乎真一點動靜都沒有。

「該不會又被臨時叫去公司了吧?」這工作狂自己再奔去公司做案子也不是沒可能。



不知是否第二次碰壁的關係

往常人一多就略顯擁擠的走道

談無慾一瞬間真覺得.......有點冷清?





                             ※               ※              ※



「謝謝光臨。」


談無慾算是心滿意足,叮叮咚咚地提著兩大袋走出生鮮超市。

當他踏出超市的自動門時,那超市的SPKER還正大聲嚷嚷著


 『CC生鮮超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打烊的好鄰居!』

偉哉!服務業!果真是到世界末日前一刻都還開店!



................

呃,說起來,世界末日才剛過不是嗎?

談無慾望著被夕陽渲染的紫橙交錯的天空

不管這世界有沒有末日的存在,絕望倒像是西下的太陽從來沒消失過




不!身為一個(慕:過期的)文青,他所需要的不是感傷,而是流浪!!!



十五分鐘後,在火車站的談無慾被逐漸下滑的低溫冷到的時候才發現

自己差一點就要帶著一個星期的儲備糧到鄰近的熱鬧小城逛書店



再過二十分鐘後,談無慾換上更大更厚的外套,重新朝火車站出發。

再過一個小時,看到四處都客滿的餐廳,談無慾只好窩在便利商店吃關東煮。

再過四個小時,沉溺書海多時的談無慾被書店的晚安曲給溫柔地送出書店了。

談無慾內心碎念:早知道就去24小時的書店待,但看了三個小時書的眼睛也開始有點澀了。

揉揉眼睛,談無慾用別跟跟出門跨年的瘋子潮撞在一起的理由打發自己:人老了,沒事還是早點回家吧!





回到家裡,老人談無慾大衣都還沒脫下,手機就收到則簡訊。

談無慾一看,是損友類組的慕少艾寄來的新年簡訊



『為了跨年而喧騰熱鬧的世界不是很可愛嗎?』

慕少艾一手摟著小白文鳥,另一手摟著小花貓阿九,背景還是迪士尼煙火.....



嘖嘖....左擁右抱,真想把這簡訊給朱痕還是南宮(欸)

看到這圖文並茂的簡訊,談無慾天生的寫手本能原是想將"你這是標準的炫耀+放閃簡訊"這類簡單直白的話語

馬上回覆成『跨年就是,寂寞的人群在歡騰聲中與煙火爆炸,與世界共同演出的可笑鬧劇。』



原想要按下傳送鍵的談無慾,卻小小地遲疑了一下。把畫面切回慕少艾的照片。

手機裡的慕少艾雖然還是一樣調調,可也許是跨年的緣故,總覺得慕少艾臉上的笑容又比平常更大了些。

最後談無慾傳的只有簡單幾個字『新年快樂。慕少艾。』,之後談大爺就把手機隨意往沙發一丟不管它了。




如此"簡短"的簡訊,就長度是OK,但就內容而言大大地跟談無慾平日作風迥異。沒笑自己開後宮的談無慾哪邊正常了?!

起初慕少艾還打趣地回一封『大過年的,談無慾你腦袋不正常了嗎?』,但早已把手機封印在沙發下的談無慾根本不會回應。

於是乎,慕少艾又傳了『耶?談無慾你到底是怎麼了?』到相當嚴重的『你該不會是想不開吧?』

人遠在日本的慕少艾緊張兮兮地傳了一堆簡訊,罪魁禍首卻還沒事地更衣沐浴(咦?




談無慾不會知道他未來的杯具就這樣莫名其妙地發生了

不過,剛洗完澡才想看看跨年轉播節目的談無慾,還是優先處理的還是眼前的事....



像是現在,談無慾家不太干他命運的門鈴聲就正好響起了





「誰啊?」

打開門後的談無慾看著眼前的紫髮青年發愣。他認識的紫色控並不多啊..........

青年還沒開口,隨即又一道粉紅色的身影帶著極為濃重的酒氣往談無慾身上撲......

「談哥~~~~~~新年快樂~~~~~~愛的新年抱抱~~~~哈哈哈哈哈~」


聽著拂櫻的醉話,談無慾臉上不禁出現三條線,愛的新年抱抱?啥鬼?!

「拂小~咳~」談無慾習慣性叫小自己八歲的拂櫻為拂小櫻。但想到外人在,隨即改口「拂櫻,你怎麼喝成這樣?」

「拂櫻你別這樣~」見談無慾似乎有點站不穩,拂櫻的同事急忙把人給拉回來,一邊自我介紹「不好意思,我叫楓岫,是拂櫻的同事。請問你是拂櫻的室友嗎?」

「不是,我是他鄰居,他敲錯門了。」談無慾看著被拉回的拂櫻,幾乎是要整個人攤在楓岫懷裡,心中更是三條線了。

「因為我只知道他住這棟樓,不清楚他住哪間。他敲門我就按門鈴了。請問他是住哪間?」

「沒關係,他有副備用鑰匙在我這。我送你們過去吧!」




明明才短短幾步路,談無慾卻覺得走得有點漫長。

拂櫻喝得其醉,還一邊走一邊哼著聖誕節的歌曲還要楓岫跟著唱。

楓岫推說:現在已經不是聖誕節了。拂櫻嚷著:還不都是一樣連續假日?管那麼多!



沒再仔細聽拂櫻的醉言醉語,趁著開門之便的談無慾回頭看著楓岫跟拂櫻...

不看還好,一看談無慾心中又開始吐槽:拂小櫻的酒鬼樣跟楓岫逆來順受一對照,這是哪來夫妻氣場?




只是拂櫻的狀況有點出乎談無慾的意料之外,因為他一進門就不小心就吐了。楓岫更急忙把他拉到浴室馬桶邊大吐特吐。

談無慾見狀先將門口那一小灘處理一下。之後就先回家拿些濃茶要給拂櫻醒酒。等到談無慾再回到拂櫻的屋子裡他有點訝異,因為拂櫻雖然還沒全換衣服,但也已經是躺在床上的狀態了。而楓岫,還溫順地拿毛巾幫忙擦拭拂櫻的手腳。



見到此景,談無慾內心又吐槽一次

哇靠!這年頭~哪來的稀有動物啊!還這麼有同事愛的人嗎?!

這樣溫油的老婆哪裡找啊?拂小櫻!我看你就不要再萌蘿莉美少女了(拂:不可能!)掰彎了吧你~




「謝謝談哥這樣幫忙。」楓岫接過談無慾手中的濃茶還不忘陪笑臉,邊把拂櫻扶起來「拂櫻,起來喝點茶。」

談無慾現下雞皮疙瘩掉滿地,倒不是因為楓岫照顧得順手。

而是他跟楓岫見面還不到三個小時,為啥這人叫談哥可以叫得這樣順?!拂小櫻雖然也談哥談哥地叫,但光頻率就差很多啊!!

楓岫見談無慾沒反應,自顧自的說:「是我不好,今天公司辦跨年派對,因為拂櫻平常能喝。我就拜託他幫我擋了點酒。」

「喔~我是沒關係,我們平常就挺熟的。那你.....」不是該走了嗎?!談無慾心中接的是這句話。

「我看拂櫻醉成這樣,就別麻煩談哥。我還是留下來照顧他好了。我睡他家的沙發床就好了。」

「喔~」


談無慾沒想到楓岫連已經睡哪邊都打算好了。他到底是不是第一次來拂櫻家啊?!

可照之前自己沒事連大門都懶得開,不知道拂櫻有感情比較好的同事也並非全然不可能。



談無慾頓時陷入"可以嗎?不可以嗎?"的天人交戰之中。

不過看著楓岫小心翼翼照顧拂櫻的樣子,或許真的沒什麼問題,只是自己多想了。



「喔........那小心門戶?!」談無慾看著拂櫻不知為啥冒出這句,見楓岫有點疑惑的臉,談無慾才又補充「我是說有缺什麼或是拂櫻有什麼狀況再敲我門,我沒那麼早.....睡。」

「謝謝談哥。你先休息吧!現在也晚了。拂櫻交給我沒事的。」



不知是不是被楓岫一聲聲的談哥給弄得,關上拂櫻家門的談無慾總覺得有哪邊怪怪的。

可是看拂櫻平日萌小蘿莉萌得要死,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才是。圈子的人的話應該會有自覺(?)

而談無慾也不是不想留下來幫忙,可他連著三天下來睡不到八小時,剛又沒睡跑出去晃也實在有點受不了。

那就讓這個叫楓岫傢伙他留下來報恩吧!反正拂櫻原本就是幫他擋酒才喝掛的啊!

談無慾這樣自己安慰著自己。



可談無慾不知道,命運的杯具就這樣響了

不過,因為不是談無慾的所以(在本篇)比較沒關係~(喂






(二)



回到家中的談無慾關上自家門的那一剎那,他其實還是有想要往拂櫻家走的衝動...

不過,在談無慾連換上自家拖鞋時,一陣頭暈目眩讓他不小心差點撞到自家鞋櫃之時,又稍稍清醒一點



談無慾瞟過一眼牆上的時鐘,揉著乾澀的眼睛,嘴角一扯吐出一句「果真是老了就不中用。」

睡眼微抬,死氣沉沉的家具並沒有回應談無慾,仍是保持中立地沉默著。




搖搖晃晃地回到臥房,談無慾手撫上靠著床頭最裡面的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