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4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楓櫻】在雨聲停歇時

   
N年之後,楓岫搬到了一個時常下雨的地方。
 
  
那是個靠山的小城市,離海卻也不遠。
 
雖算不上地理教材中所指標準的依山傍海,卻也排得上半個了。
 
A城在這種一遇水氣就容易被阻擋又常受海風吹拂的地形影響之下,A城幾乎終年下著忽大忽小的陣雨。
 
    
 
 
說實在的,這種濕冷的氣候實在是不適合病人養病。
 
特別是骨頭關節出了毛病的人。
 
 
 
 
搬到這種地方,套句少獨行說的話:就是沒事找虐。
 
 
   
聞言,楓岫只是笑著在電話裡頭說:沒辦法,傷殘又失業了。只有這地方住得起。 
 
少獨行在電話另一頭,似乎想說什麼,但又說不出口。標準的欲言又止。
 
 
 
 
 
楓岫知道少獨行刀子口豆腐心的個性,隨口又哈拉幾句。
 
說什麼現在雖然落魄,不過倒還有點積蓄,挑的也不全是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壞地方。
 
像是就算是半夜摸黑樓下就有各種雜貨店,宵夜清粥小菜沒問題。身體差的話離醫院太平間近,諸如此類。 
 
不過玩笑開過頭,聽不下去的少獨行倒是口不擇言:那你就好好待在那地方養老等死,別再出來作亂了。
 
 
 
 
  
然後楓岫就被掛電話了。
 
 
嗯,如果沒被掛電話,那少獨行肯定是被外星人附身了。
 
楓岫想著,又聽到外面的開始拍打著窗戶的雨聲。
 
  
 
 
 
叮叮咚咚的.......如果風勢再大一點,那麼雨珠就會完全被拍在玻璃上。
 
像血潑在上面一樣,把玻璃洗得乾乾淨淨。
 
應該是這樣,楓岫心裡想像著。
 
 
   
但是為什麼要沒事找虐呢?
 
  
※               ※              ※
 
        
「你的吻,比外邊的雨還輕。」
         
窩在楓岫懷裡的人正用纖長的指尖,沿著楓岫的唇輕輕地摩拭著。
 
        
「誰叫你的唇比櫻花瓣還嫩。嗚!」
 
還沉醉在美人窩裡的楓岫,肚子冷不防地被踢了一膝蓋,疼得楓岫身體都蜷曲了起來。
 
        
「就說別拿我的名字開玩笑。」對方氣呼呼地說著。
 
        
楓岫捂著肚子沒再多說一句。
 
        
「喂,你這是怎麼了?我剛明明有捉力道的!」
 
        
對方還喂不到第二聲,整個人就被楓岫反過來欺在身上,被壓得死死的。
 
        
原本迴盪在房間的咽鳴聲,很快的變成唇舌交纏發出來些微的水滋聲。
 
        
先前的慵懶的氣息,一下就被旖旎的春光給取代。
 
        
雖然原本是帶著些賭氣的成份,楓岫刻意加重各方面的力道,吻得重,咬得狠。不過在他看著對方那閃著水光的褐色眸子一眼後,他也逐漸地失控而不自知。
 
        
楓岫確定自己不是賭氣後,他早已臉紅氣喘地再次逞馳在對方的身上。
 
而對方原本攀著自己頸後的手臂,也逐漸滑落到背肌上留下一道道爪痕。
 
        
「楓......岫.....啊....再深點.....再......」
 
楓岫聽得出對方高亢的催促聲中還殘存著一絲絲理性。
 
        
 
不用對方說,楓岫那殘存的好勝心早讓他毫不留情地把對方的腿給曲折到最底。
 
那原本就緊窒的甬道,在這樣的刺激與衝撞下也把楓岫的下體咬得生疼幾分。
 
 
 
 
不過,楓岫不以為意。套句對方的話:會在意的就不是楓岫了。
 
這樣的姿勢好似又更方便了些.......更方便他看清對方的表情些。
 
 
 
         
像是在交換著不同的氣息般,楓岫用鼻尖蹭著對方比初春綻放的粉色櫻花更加璀燦豔紅臉龐,一路從耳後滑至頸間。
 
        
「喂....」對方不解又虛弱的氣音飄入楓岫的耳朵。
 
       
與那充滿疑惑的視線一交會,楓岫的玩心又起了幾分。
       
對方似乎察覺到些不對勁,但楓岫只是替對方將差點快含入唇裡的粉色髮絲給整理好。 
       
「喂....」再次看著那被染上豔色的唇,一張一合的,楓岫的眼裡盡是藏不住的笑意。
 
       
 
 
就在對方似乎想要責備些什麼,楓岫又吻了上去。
 
只是這個吻不似剛剛那樣地火熱以及充滿侵略性。
 
就像對方說的,楓岫的吻,比窗外被風打落在玻璃上的雨點還輕。
 
       
可是就這樣輕柔的吻。幾乎僅止於唇與唇之間最柔軟的部份輕輕地交疊,一次氣息的交換,還得一臉的笑意。
 
楓岫的吻法,就好像就把內心最柔軟的那一塊就這樣又碰觸了一次。
 
       
 
 
最清純的,最誠懇的,卻又是最撩人的。
 
       
「疼了?」楓岫問。
 
  
對方瞇細了含著淚光的眼出現了一絲恍然大悟,原本還大口喘著氣的唇輕吐出的高傲的語句
 
「我會讓你更疼。」
 
「好啊,如果你還有力氣的話。」
 
 
說完,楓岫再度吻了上去。
 
而留在他背上的抓痕也比之前更深了幾分。
 
    
 
※               ※              ※
 
 
 
或許有的東西永遠就是不夠。不到底,總是沒辦法確定些什麼。性是、愛也是。
 
可是楓岫不由自主地,總會在最深與最底線之間擺盪。
 
 
   
等到床上的人用槍抵著自己的後腦的時候,他才曉得其實他從來沒深到什麼。
 
或者說,他潛意識裡最後的理智正不斷地警告自己快點抽身,快點抽身。
 
 
或者,楓岫高傲的自尊也不認為,他只是最淺最淺的那個。
 
 
 
如同他的吻。只能是淺的,卻無法深入人心。
 
如同對方半譏笑地道:現在國中生都已經不像你這麼接吻了。
 
楓岫表面只能苦笑,內心卻不忘吐槽:可你很愛,不是嗎?
 
 
 
  
原以為是最純粹的交合,實際上卻次次帶著目的的性事比春櫻綻放更加短暫。
 
或許真的愛傻了,燒壞了腦袋。楓岫被人用槍抵著後腦才發現自己恨不動對方的事實。
 
或者,其實現在的楓岫不是楓岫,真正的楓岫,會恨凱旋侯的楓岫,早已經被凱旋侯一槍給轟了腦袋,掛了。
 
現在的楓岫不過是個延續著可悲的自欺欺人,由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幻想所創造出來的幻影。
 
   
夢醒,一切都過去了。
 
 
 
偶爾楓岫回想起,拂櫻的指尖在自己的背上從游移輕撫再化做緊扣的指爪之時,力道大到像是帶著幾分冀望在求救,又像是想將人活吞下肚。
 
這樣的舉動是否可解讀成:想在這世上留下些什麼?
 
 
 
 
不過,對於現在還愛著拂櫻的名為楓岫的幻影而言。
 
他便恨不得從前就讓拂櫻這麼在自己的背上撕出一對白色的大翅膀,他負責把拂櫻帶走就是。
 
 就算是雙手被血染得都洗不掉了,但是至少留住點那血腥味與濃稠感也好。至少,不要什麼都不留。
 
 
 
 
睜眼,楓岫醒了。
 
雖然這雙已經殘了的眼,睜眼與閉眼已無所差別。
 
楓岫自嘲,這不過是一個中年大叔的為要解決的生理需求,而在夢中尋求的一種出路。
 
 
畢竟,夢裡還看得見。夢醒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在拂櫻離開的N年之後,楓岫搬到了一個時常下雨的地方。
 
N是個代詞,因為楓岫已經算不出在他離開後有多少無法捉摸的變化發生,幾度把自己給吞沒。
 
而在這一切不可捉摸的變化中,好像只有下雨的地方,才能提醒著楓岫的確有人喜歡過自己。
 
 
 
那個人曾經在自己的懷裡說過:你的吻比窗外的雨絲還輕。
 
然後他獻上比雨絲還輕的吻,換來一雙眼微彎,一聲輕笑。
 
 
 
 
即使這一切就像是被雨淋濕的地
 
那點微不足道的愛戀,早已蒸發得,一點痕跡都不曾留下。
 
  
 
《Fin》
 
   
 
其實這篇沒有什麼好說的
是我要丟出去的祭品(喂
H一點熱度都木有~也不難想像
因為我人就是沒啥溫度啊(ㄍ~
 
 
而且它就是我昨天睡覺前想到的(O)
如果真要講講這篇的其他的事情啊~
 
 
那就是
其實這篇的小別名
叫作鰥夫楓岫獨首空閨的故事(喂
 
 
有像吧(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