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2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古劍二/沈謝沈]精神汙染三十題

  
 
1.藥物依賴
 
「初七。」

「是,主人。」

「初七。」

「是,主人。」

「............」

「主人?」

「沒事了。初七,你下去吧。」





2.死玫瑰
 

「你大概忘了,你當初也曾認定,師傅不會背棄你。」

樂無異的話出乎意料地,激怒平日不茍言笑的沈夜

「你說什麼?!」




3.諾言
 

「本座問你,下界與流月城,你更想待在哪一處?」
 
「屬下只想追隨主人,主人在哪裡,屬下就在哪裡。」




4.若我英年早逝

「華月,傳令下去。我要物色徒弟的人選。這事越快越好。」
 
 


5.光亮恐懼
 
自從主人從無厭伽藍回來之後,不應該有情緒起伏的初七越來越討厭聽到謝衣這個名字。

他是離主人遠去的光,自己則是跟隨主人的影。

光與影終究是糾結的



 

6.面具與武器
 
「瞳,我要讓初七成為影衛。把影衛的面具改成半罩的。」

「阿夜,你要我還要特別花時間改造初七的面具?」瞳手上把玩著影衛基本款式的面罩。

沈夜沒答話,瞳接著說「那下次開會你自己主持大局沒問題吧!」



7.無名碑



神女墓塌了
流月城崩了


他們最終的歸處
是在彼此的內心與掛念





 
8.我將為你送葬
 

沈夜手上把玩著瞳剛送來的禮物。

沈夜仔細地審視每一處細節,挑不出一個毛病。

當劍身映著月光悄悄地閃進沈夜眼底,沈夜那不常有表情的臉笑了,它的確是一把好劍。



「既然是謝衣的遺物,那就把它叫作忘川吧。」

沈夜的食指尖端沿著刀緣,緩緩地畫出一道血痕

忘川的彼岸之人....讓他回到謝衣的身邊。」





9.無人生還
 
流月城大祭司沈夜,挾持城主並與心魔合作聯手殘害下界百姓

所幸以沈夜為首的高階祭司一行人等,經由中原各大門派聯手討伐,日前已全數亡於流月城崩毀之中




10.窒息
 
「初七的子蠱在我這邊已經沒有活動了,表示母蠱.....」

「好了,我知道了。」




11.行屍走肉
 
「初七。」

「是,主人。」



 
 
12.肢體傷殘
 
沈夜冷眼看著初七替自己修補自己的偃甲肢幹




 
13.消失的影子
 
「初七。」

「初七?」

「.........」




「謝衣。」




 

 
14.夢魘
 

「本座問你,可曾後悔。」

「不悔。」


沈夜冷笑,果然是那個人的傑作。






15.無疾而終
 
再見,或許真的再也見不到了.....






16.毒
 
「我不認為你們能理解,這一百年來我只注視著一個人,只聽從一個人的聲音。他的喜悅就是我的喜悅,他的願望就是我的願望。」





17.老歌
 
沈夜取出偃甲鳥裡的留聲石,聽著那一年小曦在神農祭上扮兔子跳舞唱歌的聲音





18.信任喪失
 
「他是初七,流月城第七位肉傀儡。再也不會忤逆你,也不會背叛你,更不會離棄你。很完美吧?」

瞳問著,沈夜盯著仍是處於沉眠狀態的初七沒有回應。



19.語言暴力

「初七不過是我養的一條狗。」沈夜對華月如此說道。
 


 
20.割裂的畫幅
 

趁沈夜不在,初七擅自將沈夜的書庫裡一角落裡的碎裂的羊皮給重新拼湊起來

初七沒有花太多力氣便讓圖恢復原貌,初七僅僅是覺得對圖中的偃甲有幾分熟悉感








21.單程票
 
「謝衣,此去.........你多保重。」
 
「謝衣,你這回去了下界,找到昭明就罷,若是找不著就別回來了。」

「謝謝你們。瞳,華月。希望我們能再見。」







22.枷鎖

初七曾經很想取下自己的面具,親眼看上主人一眼。

但初七也畏於取下面具,害怕讓自己的面容污了主人的眼。






 
 
23.帷幕積塵而落


沈夜抬頭仰望原本期望崩壞,而現在卻急速崩解的伏羲結界

結界外刮骨的寒風帶來的風壓與暴雪,迅速地侵襲著他生活過的每個角落


「我沈夜,身為流月城大祭司,合該與流月城共存亡。」






 
24.昔日已死

「他是初七,這一百年來,我精心調教出的一把利刃。」



 

 
25.眠咒
 
「小曦,你還在聽嗎?睡吧.....」

聽到這句,角落裡的初七立即從打盹的狀態裡醒來。



 

26.永冬


「若有朝一日,弟子有緣得知破界之法,弟子與師尊一同觀賞下界的日出景色可好?」



 
 
27.末途


沈夜想,我想要讓他們活著的人都死了。


華月死了,瞳也沒再來找自己,小曦也化作光了

初七,謝衣........  天上,地下,是會在哪裡呢?



 
28.沉溺致死
 

沈夜的唇淺淺地印在初七的唇之上
而初七只能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就怕再低一點頭,面具就會抵到主人的眼鼻。
像是知道初七在擔心什麼,沈夜不用術法,而是把手伸到初七的後腦上的開關面具取下。


沒了面具的遮掩,初七為了適應著室內的光線,眼睛睜了又閉閉了又睜,連眉頭微微蹙起。
初七很快就適應了光線,卻很難適應沈夜赤裸裸的視線。


在沈夜的注視之下,初七卻覺得埋在胸腔裡的靈力流不穩到足以讓自己的胸口感到麻痺
其實,肉傀儡是不需要呼吸的。從來都不需要。但初七的眼睫卻不受控制地微微地顫抖著
初七的一舉一動盡收沈夜的眼底,初七還沒來得及注意到沈夜勾起的嘴角就被對方納入了懷裡


在沈夜懷裡的初七感受著沈夜因神血燃燒而高於常人的體溫
那溫度正隨著心跳不斷地敲著初七的胸口,一下、兩下


初七努力地站直身體,好拉開自己與沈夜之間的距離
距離是拉開了,可是沈夜卻沒有就這麼放過初七



初七要出聲之時,沈夜又將初七欲說的話語用吻給吞下


那一晚,流月城的風雪聲似乎識趣地特別大





29.留聲機
 
「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

沈夜聽完,謝衣身邊的戰甲蠍卻爆炸了。




 

30.太陽照常升起
 
「師尊師尊,該起床了!你看,這回弟子總算比你早起了一回了吧!」

「師尊快點呢!弟子想與師尊一同看下界的日出呢!再不出門會看不到的!」
 





「胡鬧。」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