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3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古劍二/初夜]沈夜的見鬼初夜~鬼見愁~愁見鬼

 
 
 沈夜是個不信邪的人,但他偏偏有個可以看見靈界朋友的朋友。不過認真說起來沈夜也不覺得他老友也不是真看得見,因為瞳只有一隻眼睛看得見。 
 
       
由於這隻奇異的眼睛,瞳小時候偶爾會蹦出些令沈夜摸不著頭緒的話。像是,當他跟瞳一起回家時,他就會指著某某路口說:一個腦袋被撞得稀巴爛的機車騎士又在路口徘徊。或是當他們一群小蘿蔔頭偷溜到某個河邊戲水時,瞳又會實況他看到了全身浮腫到不成人形的少年,在河底偷偷地等待下水的孩子要抓交替。
 
       
這些類似的發言顯得瞳沒為此感到困擾,相反的,每當瞳從口中說出人們死前被凍結的驚恐扭曲臉孔、或是屍體腐爛的狀況。又或是能夠精確地指出某些掛在大體外的臟器或是某些斷骨,相當能體現出瞳對於藝術語言表達天份以及對人體醫學的興趣。
 
       
而瞳的興趣又特別愛在沈夜面前展現,因此沈夜小時候有段時間相當討厭跟瞳出去玩,或是一起回家。特別是七月的時候,因為瞳幾乎是信手捻來就又有一則人體解剖學的課可以說。這種情況直到了沈夜也終於學會面不改色地聽著瞳的人體解剖學才漸漸消失。
 
       
不過瞳跟沈夜的話題也轉向更微妙領域。像是靈界到底存不存在,民間習俗農曆七月傳說鬼門開的意義在哪裡?針對這類看不見又好似存在的存在,做更深入的思辨。
 
       
不過那些對沈夜來說都是題外話。隻身在外出差公辦的沈夜會在這時間點想起瞳不外乎有幾個因素。一個,農曆七月了。一個,是自他踏進這個房間之後一直有種被盯上的感覺。
 
       
沈夜很肯定在他踏進房間之後隨即有一道灼熱的視線感。可是他也馬上發揮了卓越的搜索能力,對房間進行地毯式的搜查。他很肯定,這個房間絕對沒有任何監視器或是針孔攝影機的存在。
 
       
那到底是什麼?
 
       
他沈大警官該不會就百萬年一次沒拒絕上司朋友的好意。給他行了方便用出差名義順便行渡假之實的隱形假期,就這樣給瞳口中另一個世界的朋友給毀了吧?
 
       
「沒關係,反正他不會因為你身處於有限的科學裡而不存在。」瞳的聲音一瞬間在沈夜的腦袋裡響起。
不!他沈夜,崇尚科學辦案,更講求實事求是。哪來的另一個世界?!根本沒這回事!!!!他跟瞳不都辨了幾百回,辨到不想辨了?
 
         
對!這房間一定還有什麼他沒發現到的!沈夜是大叔的年紀,自然不信哈利波特的奇幻世界。他現在就只相信,這間旅館還住個不為人知,終日在暗處又自卑的鐘樓怪人。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正當沈夜第101次想要從床上起身進行第N次的搜查時,他突然覺得哪邊怪怪的。
說哪邊並不太正確,因為他覺得呼吸困難以外,全身都還動不了。他沈夜一個183的大個頭,現下一根手指都動不了。除了一雙眼睛還可以上下左右地咕嚕咕嚕地轉。
 
         
這是鬼壓床!這是沈夜當下的第一個想法。當然沈夜不會想到是真的鬼壓床,而是因為工作過度勞累造成的睡眠癱瘓。
但是沈夜此時又想起平日裡滄溟跟華月平日調侃自己的情景。
"阿夜這個工作狂,再不給他強行放假他大概會操勞過度而死"。
"阿夜,小曦年紀還小。你可別她丟給我們照顧唷。"
 
         
"華月,你想太多了。阿夜這個妹控才捨不得小曦呢!"
"唔~這樣說起來,阿夜的確是個不可能放心得下小曦的人"
"就是那種作鬼也會回來纏著小曦說:小曦~你不要哥哥了嗎?"
"喂喂!滄溟華月,你們不要越說越像真的好嗎?"沈夜忍不住給正在做鬼臉的滄溟制止。
 
         
對於舟車勞頓的沈夜,今晚的確有可能疲勞過度。
但是.......在這種動彈不得的情況之下,沈夜似乎還能感覺到耳邊有著些許窸蔌聲。
「.......人......」
 
         
...........什麼?!
沈夜直直盯著天花板的瞳孔放得極大後又隨即縮小。
 
         
鬼壓床的範圍裡應該不包括幻聽的部份吧?!
沈夜想著,但是身上的汗珠一顆顆地從額間滑落
 
         
「主.....」
沈夜確定自己這次真的有聽到聲音,但是不知道哪來的一股風又把後面話尾的音節給吹掉了。
 
         
這是作夢吧!?對!這是作夢!!!
抓住了這個最有可能的想法之後,沈夜閉上眼開始不斷的自我催眠。
 
         
就在閉上眼的那一刻,沈夜又覺得全身發冷,但不是沈夜自身的寒意。而是有股寒冷的氣流在自己的身上俳徊不去,從腳踝、大腿一路往小腹胸口延伸,最後停在自己的脖子上。
 
         
沈夜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閉著眼睛,但實情就是越是裝做不在乎,內心就越是在意。更何況他沈夜在常人面前只要挑個分叉眉,週遭的小混混就會自動禁聲,哪輪得到他這樣憋屈過。更何況還是個他從不相信的存在。
 
         
而且!這樣子由下往上的方式........感覺又輕又緩又冷的.......
這是吃豆腐吧?!是吃豆腐吧?!是吃豆腐吧!!!!!!
沈夜越想心裡越氣,亢奮的情緒讓他的體溫就不似先前那樣寒冷。
只是那股在自己身上盤旋不去的氣流,還是讓沈夜覺得十分地感冒。
特別是對方又不斷地在自己耳邊說著什麼,是要試探什麼嗎?!
 
         
「........睡.........」
我要睡!可被你吵得睡不著啦!沈夜內心氣憤地OS。
「主......人....」
主你個鬼!我今天已經住進來了!我才是主人!沈夜內心不滿道。
「啊...........夜.............」
也?夜!你個大頭鬼!全身動彈不得的沈夜內心咬牙切齒。
 
         
「...........被...........」
「夜.........睡...........」
 
 
一聲兩聲三聲,沈夜在最後忍無可忍的時候,發覺手臂突然可以動了,突然地用力地將手臂穿過那團一直纏在自己身上的寒流,同時大喊著
「我管你是誰!今天我就是要在這邊睡!」
 
         
「主人......阿夜.....對不起,我只是想問你睡著了沒有?我已經幫你蓋過很多次被子了。」
 
         
聽到完整語句的沈夜睜開了眼睛。他不確定他是不是聽到什麼,因為他認定,他生理機能上的耳朵聽到的仍是不絕於耳風聲。而他的手穿過去的不是厚重的冷氣雲團,而是一個像半透明的人。而那個人長得..........還不錯。
 
         
由於看得到對方,沈夜重新推估了情勢,腦中的小劇場立馬從在不知名旅館的鬼壓床的靈異片轉換成會綁架人到飛碟上做實驗的科幻片。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顏控發作,沈夜看著對方有點像小狗被主人訓斥的表情,語氣莫名其妙地軟了許多。
「是........夢?」沈夜看著對方不經意問了出來,縱使他從來沒有問的意思。
 
         
聞言,對方垂下眼簾。沈夜還清楚地看到他眼角下不知是胎記還是血痣,閃著刺眼的鮮紅。
「不是夢。」對方簡短地回應沈夜,食指卻同時輕點在沈夜的唇上補充道
「不過如果是阿夜當做是夢也可以。」
 
 

       
其實這樣看起來~
標個一好像也是不錯吧?


不過翻個古二怎麼好像是上個年代的事
明明才去年不是嗎???!!!!(翻桌


是說這篇應該是慶祝鬼門開的啦
不過好像在普渡前才整理出來(抹臉
SASA就是一個~如此拖拉的人!(挺*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