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2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丟丟草稿

 
 
 
    
咒世主去的太過突然,凱旋侯還來不及封鎖消息,王的死訊早被有心人給傳開來了。
只可惜凱旋侯頂多只能做到讓底下的人閉嘴,其他的......就只能與太息公大眼瞪小眼來出氣。
 
    
被瞪的太息公絲毫不為所動,反倒是傭懶地支著頭,一派從容地在自己的屬於公的位子上優雅地交疊著長腿。「凱旋侯,你再這樣瞪我,咒世主也不會從墳墓活過來。我勸你還是留點力氣替咒世主報仇吧。」
 
    
凱旋侯蒼白抿直的唇線與太息公鮮紅的略帶笑意的勾唇成了明顯的對比。
刺著凱旋侯的不是太息公的事不關己的態度。而是太息公的話意:咒世主只是咒世主,火宅的王終究是火宅的王。
 
    
「一週後,三公改選會議上見。」
語畢,凱旋侯起身準備離開。碰了軟釘子的太息公倒不以為意,卻也故意在凱旋侯要離開會議室之前丟出句令人玩味的話「下週會議你會贏吧?拂櫻。」
拂櫻回頭,露出他今天第一個挑釁的微笑賞給邪玉明妃「凱旋侯不就代表戰無不勝嘛?邪玉明妃。」
 
    
拂櫻關上會議室的門,瞄了一眼上面牌子仍掛著象徵三公三角會議的標誌不免苦笑。的確,誰都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就像昨天咒世主仍是火宅的王,今天卻已經不是了。拂櫻昨天也仍是為咒世主勞碌奔波的凱旋侯,那明天呢?
 
    
要贏。
 
    
一定要贏。
 
    
拂櫻拿起手機按了直撥鍵「迦陵嗎?接到寒煙翠了?那個人的下落查得如何?」
 
    
 
    
自從咒世主死後,拂櫻的工作份量又加重了。除了原有對外交涉以及例行性地要跟邪玉明妃吵架(O)之外。現在他又得負責起咒世主生前最掛念的..........
「寒煙翠,我是找你來談事情的。還是你還要因為湘靈的事跟我賭氣?」
 
    
「你最好死了這條心 ,不論如何我都不會回來參加三公改選。」
說話的寒煙翠一襲粉色洋裝,在深褐色的牛皮沙發上挺直了背脊,理直氣壯地回嘴。這時的寒煙翠除了原有美貌之外,不說話的時候終於也有幾分像咒世主不怒而威的架勢。
拂櫻心想,雖說稍晚了點,但還算有些長進。雖然是從甩門的任性小姐進化成氣勢咄咄的大小姐。
 
    
但說到底還不是為了湘靈的事情在鬧不愉快? 拂櫻知道咒世主疼寒煙翠,既然寒煙翠不喜歡火宅也就不讓她牽涉過多,甚至為了她的安全還提早把寒煙翠嫁到碎島去。可是..........世事畢竟不如咒世主當初所預料的那般啊 ........
而且,寒煙翠的不識時局是也很可能讓她自己曝露在危險之中。
說真的,拂櫻認為不能怪寒煙翠坑爹(O)除了本身個性問題外,另一部份真的是咒世主自己寵出來的。
 
    
「我原本也只是想要你單純回來守喪,只是在你為湘靈的事跟我嘔氣的時候,還有其他事發生。」拂櫻扔了一疊相片散落在寒煙翠身邊的空位「咒董的事我沒想要讓妳插手,但是妳自己看那裡頭發生什麼事了。」
 
    
寒煙翠瞥了一眼,看是咒世主車禍現場的照片才不情願地拿起照片從中抽了幾張相片出來看。
其實重點從來不是車禍現場......
 
    
果然寒煙翠的態度從勉為其難到發現苗頭不對後,她開始認真一張張地檢視手上的每一張照片。再氣急敗壞地將所有照片一張張地翻找出來。
拂櫻看了之後嘆了一口氣,上前走向寒煙翠,將沙發上的照片全掃到地上。
「不用找了,他的能力妳不是不知道。拍到那張已經是很意外的了。」
 
    
「你是想跟我說什麼?我爸是他殺的?」
「不能算是,我只能跟妳提個醒,他已經離開他待的地方而已。」
 
    
「什...什麼時候的事。」
「應該是最近,咒董出事前剛好找過他。不過他那時候就算剛出來應該也沒有可以接應他的人。除非....」
 
    
「邪玉明妃。」
「.........................」
「是她吧!?火宅裡除了我爸以外就她地位最高,不是嗎?!當初她跟我爸一起拉邪天下來,現在她再拉我哥一起把我爸弄下來自己當王也不是不可以啊!」寒煙翠失控地大吼,還丟了拂櫻一身的照片。
「寒煙翠!你冷靜一點!」
 
    
「我知道拉妳回來淌這混水你不願意,咒董也不願意,要不然他也不會把你嫁到碎島。可是,現在組裡一定就是我跟公去分咒董的人,以我現在的能力沒有妳我也沒辦法護妳周全。」
 
    
「那我就在碎島就好了!我不要回來!我不要看到他!」
「妳以為妳在碎島就沒事嗎?咒董的事戢武王是不是也参一腳我都還沒弄清楚!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急著把妳拉回火宅?!」
 
    
「你說什麼?」
「妳的婚事本來就是咒董跟戢武王之間的利益交換。現在咒董死了我不確定他會不會反悔。以妳現在的狀況在碎島的人手也不夠。與其用他那邊的人倒不如就帶咒董的人過去,順便分掉邪玉明妃的人。」
 
    
「可是,這不是會分掉你的人嗎?」
「我會讓比較穩妥的人過去妳那邊,其他的我有我自己的辦法。」
 
    
「如果是公跟我哥一起出現呢?」
「那就大家準備一起.............」
「死 。」
 
    
被拂櫻這麼一說,寒煙翠這會兒可是真的抖得停不下來。因為當初把他送進去,的確很多人都有份。老爸因為他殺點失手殺了自己,一群人就這麼演了一場戲把他給送進精神病院看著,再也不讓他出來。
 
    
「雖然我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但是你哥不是那麼好控制的人。我想公也不敢太跟她深入合作。」
 
    
「私下與外人交易,這在火宅是重罪。」
「不光是在火宅,在任何一個團體都是。」拂櫻糾正。
「那為什麼不能在火宅裡解決?她明明就錯了。」
「能一起跟咒董把邪天給弄下來的人,妳要怎麼期望靠火宅內部彈劾解決?」
 
    
「這是背叛。火宅裡最容不下的就是背叛。」
「那也要有人可以審得了她。咒董都不行了。」
 
    
「如果火宅分裂。那麼慈光也不會放過火宅。」拂櫻站起來,拍拍寒煙翠的肩「妳自己慢慢理點頭緒出來。別忘了,你好歹也是火宅的說服者。」
 
    



 



 
咒世主車禍意外死亡的消息傳開後在道上鬧得沸沸洋洋。
這不光是火宅內部的事情,更牽涉到四魌界勢力版圖的變動。
或許時間真的已經過去太久,距離上次讓四魌界的人們提心吊膽的頭條是雅狄王被補入獄後又猝死的消息。
 
   
當時身任殺戮碎島發言人玄覺在公開場合嚴厲指責,負責審理以及送監的詩意天城與杯葛此案的慈光之塔為一丘之貉。這讓立場一向超然的詩意天城以及對外形象良好的慈光之塔形象大為受創。
 
   
江山代有才人出,那時候師尹也還只是個初出茅蘆的小鬼。那時候曾各據一方獨領風騷的雅狄王與咒世主,不論是不是自願的都已經被蓋上棺材封上釘了。
 
   
但過往的前人終究是人們茶餘飯後話題的配菜。現下大家所關注的仍是誰會是下個火宅的領頭?
 
   
以咒世主遺留的火宅而言,勢力最大的莫過於身居次位的太息公,邪玉明妃。不過在咒世主刻意的操縱下,身居侯位的凱旋侯雖是名列第三,若真要跟太息公搶起來,太息公不倒也會元氣大傷。
 
   
也因如此,過去以咒世主為首的中立游離勢力,像是迦陵等人成為公侯兩派極力拉攏的對象自然順理成章。
但內部知情的人是這麼看,以公為首的舊勢力掌握著火宅的重點部門,而且光是太息公曾幫咒世主把邪天御武給弄下台的經驗而言勝算究竟是大些。
 
   
但是凱旋侯在火宅內年輕人間吃得開,也與咒世主的勢力交好,如果他能在短時間那整合咒世主的勢力,那或許勝算不小。
 
   
而正當公侯雙方人馬爭得你死我活之時,火宅內部也出現另一種憂心的聲音。就在咒世主生前有心制衡之下,將影響到火宅下任繼任者的誕生,使得外人有機可趁。
先不說鄰近的殺戮碎島,遠的特麻煩的就是那出了名的偽君子國─慈光之塔。
所以乾脆不從公侯兩人之間選擇,而是直接由其他勢力直接上任。但是這種聲音也只是少數,所以不太為外人所注意。
 
   
雖然這聲音更準確指出火宅的內憂外患,可在忙著搶地盤的當下,火宅內又有誰會在意?
 
   
***^
 
   
其實火宅內部的紛爭,早一日結束,對火宅內的大家都好。
只是,對於被咒世主一手提拔的凱旋侯而言,內心總有份不甘。
 
   
咒世主的行程一向保密到家。雖然咒世主在私人行程上為保持低調,總是不願太多保鑣跟隨,但是偽裝車輛還是有都。
依照迦陵的描述,在幾乎無車的公路上刻意逼車,跟車輛突然的爆胎打滑。誰會相信是意外?
 
   
咒世主的行程一向保密到家。出事那天,咒世主是臨時起意要去亡妻墓上上香。雖然咒世主在私人行程上為保持低調,總是不願太多保鑣跟隨,但是偽裝車輛還是有。
依照迦陵的描述,在幾乎無車的公路上刻意逼車,跟車輛突然的爆胎打滑。這種故意佯裝成意外的手法,誰會相信不是慈光之塔的人做的?
 
   
太息公的手腕從不比咒世主差,而要抓這樣人的把柄也並不簡單。所以,凱旋侯比誰都熱切尋找咒世主出事當天的不尋常之處。
 
   
但對於穩定火宅內部,面對寒煙翠,凱旋侯的內心永遠只有有餘力力不足這幾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