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2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2015的混更新

 http://www.plurk.com/p/knmbip  原噗
 
   
日月Part
在業界以滴酒不沾而能混得風生水起的公關部部長素還真又結束了一場尾牙。美中不足的是他肩上
還扛著自家的副手兼師弟。
不是素還真不厚道,死道友不死貧道,而是他的擋酒大隊在連續幾場尾牙下來也連葉小釵也已陣亡。
私底下,認識素還真的人都不會讓他碰酒,那酒瘋發起來,沒人想再去面對那殘局。
 
   
所以,自家副手兼師弟在胃痛跟頭痛之間,選擇了胃痛之後昏迷。
 
   
不過,素還真看到談無慾替他擋酒的模樣不知為何心中有點不快。自家副手到底是多不願意跟自己出來應酬啊?順便說,上次他們一起出來喝酒,是七年前他們才剛進公司還是新人小夥子的時候的事了。
 
   
想到這裡......................素還真不知為何,覺得今晚回家喝點酒助興應該不錯。
 
   
至於,日後居然有副部長敢直接提出連假到過年後再上班的事情又是後話了
 
   
其他明天購盎吧~金銀
 
   
金銀Part.
原無鄉有點汗顏地看著自己手上點數才兩點的撲克牌,正好是在場全部的人最小的。
「出來了出來了!原無鄉方塊二,點數最小。」身為起鬨者兼半個主持人的燕歌行抽走原無鄉手中的撲克牌,給在場的每個人作證。
「嘿嘿!我還以為這次小當家會完美神迴避,沒想到最後是哉在倦收天的手上。」一直很想見識小當家酒量的燕歌行終於如願以償讓小當家當了罪人一回「小當家,不要說我對你不夠好。給你選,是要接受處罰還是跟我拼酒?」
 
   
「哎!燕歌行,剛你已經當過國王好幾輪了。你的酒量我還沒見識到嗎?我相信倦收天不會給我出太難堪的題目吧?」原無鄉將無辜的眼神投向幾乎是從頭被整到尾,顯得有點灰頭土臉的倦收天。
出乎意料的,倦收天沒說什麼安慰的話,眼裡倒像是閃過一絲金光
「難說,剛剛我當了好幾次罪人,現在有點想整人。」
「呃...................」原無鄉倒是沒想到倦收天會是這種反應。
 
   
「哈!有倦收天這句話我就安心啦!倦收天你不能因為是原無鄉就放水唷!」燕歌行說著把倦收天推向國王的位子。
 
   
「倦收天!你不能對表哥太壞啊!」靈犀指暇出聲護著自家表哥。
「不會啦!倦收天耶!哪捨得對小當家怎麼樣?不好玩啦!燕歌行。倒不如我來當罪人,還可以整倦收天一次」也是人來瘋的魄如霜在一旁抗議著。
魄如霜此話一出在場的醫天子、山龍隱秀等人聽著都忍不住偷笑。
「大姐!你嘛好啊!我燕歌行耶!怎麼可能讓場子太冷?」燕歌行說完又轉向倦收天「好啦!國王快向罪人下指令啊!」
 
   
「嗯................」倦收天在位子上思考了幾秒,正當大家看正直(?)的倦收天應該是想不出怎樣整好友的招數才想要出聲時,倦收天趕緊清清喉嚨。
「咳!我是國王倦收天,罪人原無鄉快來幫我倒酒。」
 
   
倦收天此話一出,得到在場眾人一致的噓聲。原無鄉倒是因為鬆了一口氣而笑臉盈盈。
「是,北大芳秀土豪老爺,小當家這就來。」原無鄉的語氣裡不難聽出有幾分得意。而且還掃了在場眾人一眼,原無鄉真的真的很得意。
「切!!!才倒酒而已!!!」連醫天子都忍不住覺得倦收天這招太爛了。
「對嘛!這樣好歹來喝個大杯的!」燕歌行說著又按下服務鈴叫了兩手啤酒。
「對嘛對嘛!倦收天下來。」連冷別賦都覺得倦收天太護短了。
 
   
「是啊!哪有只有倒酒,倒不如我去坐大腿什麼之類的。」魄如霜又再加碼。
「咳!我還沒說完。」面對大家的噓聲倦收天不為所動。
「啊?」正要拿起酒往倦收天杯子裡倒的原無鄉這回倒是愣了一下「北大芳秀你還想幹嘛?」
倦收天調整了一下坐姿,將右大腿微張,只說了個坐。
「啊?」原無鄉還沒搞清處狀況。
「坐。」倦收天拍拍大腿向原無鄉示意「坐這幫我倒酒。」
「...............」
 
   
看著小當家不可思議的表情,對照原本得意的小當家眾人忍不住哄堂大笑。
「哈哈哈!真看不出來倦收天會來這招。」隱約知道倦收天心思的山龍隱秀狂拍著醫天子的肩。
「放我冷箭他專門科的好嗎?」看著笑得東倒西歪的山龍隱秀,原無鄉無奈地撫額。
「倦收天你這是盜用我的點子嗎?我要收版權費,我也要坐啦!!!!XD」魄如霜一直對於沒辦法好好用罪人身份整身為國王的倦收天一事,一直深感可惜。
 
   
「好啦!小當家快坐。不然要跟我兩手啤酒唷!」燕歌行不給原無鄉太多考慮的空間。反正幫也只能幫到這裡(咦?
坐大腿這種事對於嘴上開放,生性仍是有點拘謹的原無鄉是真真做不來。正當原無鄉正思考著到底是不是該跟燕歌行拼酒的可能性,他倒是收到倦收天的摧促的視線。原無鄉不坐等等魄如霜來坐了,那北芳秀這次出這包廂真的是要被魄如霜叫北方土了,輸得土土土。
 
   
「唉!好吧!我坐。」原無鄉壯士斷腕地,坐在倦收天的右腿..........靠膝蓋處,還是像小學生那樣的正坐。
「這樣不行。」倦收天說著,一手就把重心不穩的原無鄉整個人都往自己懷裡帶。根本沒有什麼防備的原無鄉,根本整個人都狀況外後腦還因為喀到倦收天的下巴疼著。
「哇喔!!!!做得好!霸氣老爺!」魄如霜難得替倦收天歡呼。因為難得看自家表哥出糗,靈犀指暇也噗嗤了一聲。
 
   
「你們!也太沒同情心了吧?!」原無鄉這下可真有點被激起了性子,才想要回頭責備好友,沒想到卻只看得北大芳秀一臉凍容。
「原無鄉,倒酒。」無視於下巴痛的倦收天又一次地下達明確的指令,免得原無鄉落跑「坐在我的大腿上幫我倒酒。」
「倦收天!!!」原無鄉覺得倦收天太不講義氣了「剛剛我沒怎麼整你吧???」
「不,你剛剛偷笑很多次。」倦收天指出原無鄉不義氣的地方。
 
   
倦收天的話一出口,全場是又笑了。先前倦收天被魄如霜整得有點淒慘的時候,原無鄉的確有躲在角落偷笑。
「天理昭彰。」倦收天提醒著懷裡還揉著後腦的原無鄉。
「報應來了!小當家,你認命吧!」燕歌行手裡拿著啤酒,要原無鄉認清現實。
「唉!那我小當家只能委屈一回了。」
 
   
原無鄉調整好坐姿,側身在倦收天的腿上,另一手則是空出來好斟酒。
因為賭氣,原無鄉原有想靠著動作遠離倦收天幾分。
不過倦收天攬在原無鄉腰上的手,不知是怕他跌了還是怕他跑了攬得死緊。反正這樣也好動作,也才就一會兒,自己也沒功夫跟倦收天鬧。
原無鄉俐落地在杯裡放進冰塊,倒了些許的威士忌。
 
   
「北大芳秀,您的酒。」原無鄉臉上雖是掛著笑,語氣裡倒聽得出咬牙切齒。
倦收天倒是從容地以微笑回應。
只是倦收天才要開口說話,嘴卻被封住了,原本熱絡的場子因為原無鄉安靜了一秒。
「好了!感謝大家捧場!」原無鄉打破在場驚訝的眼光,還刻意將杯子放在桌上的力道加重。
嗯!原無鄉把原本該直接送進倦收天口裡的酒,先送往自己嘴裡,再以口就口餵酒。
反正憑他跟倦收天的交情還是很有可能被這樣拱著玩,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哇哇哇哇!!!這不是小當家!!!這是代理姐夫!!!」
魄如霜興奮地幾乎尖叫,還不忘虧一下兩人。
「黑海王好!」燕歌行還向原無鄉行禮示意,原無鄉還優雅地以揮手作為回禮。
燕歌行雖說認識原無鄉一段時間,但他還真的是頭次現場看他如此開放。
「你們都不知道原無鄉很禁不住倦收天的刺激嗎?」一直保持沈默的罪負英雄難得開金口解說
「不過倦收天更是被原無鄉激不得。」
 
   
「啊?罪負英雄你的意思是?」坐在旁邊的醫天子還不懂罪負英雄的話中有話,山龍隱秀已抓住醫天子的手臂要他看向倦收天方向。
「呴!!!」
倦收天居然也在眾目睽睽下,用相同的方式回敬原無鄉。
比起剛剛原無鄉坐在倦收天大腿上,抓住空擋抵著倦收天的頭,那種強制卻還因為時間短帶著幾分轉寰。
像倦收天這樣直接把人抱住餵酒,根本像是言情小說的情景現場還原。
 
   
倦收天沒顧原無鄉的掙扎,直到自己覺得夠了,才把人給放開。
不管是缺氧、羞愧還是氣憤,總之被放開的原無鄉已經紅著一張臉,說不出一句話。
正當大家以為倦收天會到此為止時,倦收天再開金口
「原無鄉,你要記得,我才是國王。」
 
   
「哇!!!正道英雄!!!」
「表哥!不能輸給倦收天!」
「黑海王!!!NOOOOOOO不能輸!」
「你們現在是鬧哪齣啊你們?」
「倦收天,原無鄉....你們這樣我就不用玩夫妻交杯酒了。」
 
   
燕歌行頭次覺得自己當主持人有點掉漆。
不過再過一陣子的一陣子,他在土豪金跟高端銀的婚宴上當主持時恢復自信。
 
   
之後再修
明天楓櫻狗昂吧
 
   
楓櫻Part.
楓岫後腦勺還正隱隱作痛,痛到看不清楚眼前事物,沒想到一個重量就這樣壓在自己的腰間。
對方的目的是要讓自己動彈不得,雖然他現在的確是動彈不得但卻不是因為對方的壓制。
「哼哼!你以為我還是那個被你玩弄在手掌心,沒事還會妒忌你跟小女孩很好的那個炸毛拂櫻嗎?」
 
   
「我沒有。」雖說楓岫疼得看不清,但還是努力跟對方應答。
「我知道!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就是哪來的家政系男孩!居然穿著粉紅色的襯衫!怎麼!粉紅色只有女生可以穿嗎?這是性別岐視的變形!懂不懂啊你!」
「你誤會我了,我沒這個意思。」楓岫解釋著。
雖然初次見面是有訝異,一來是罕見,二來是覺得搭配出色所以多偷瞄了一下。
「你就是有!」拂櫻否定楓岫的發言。
「是是是,我有。」楓岫已經放棄跟醉鬼溝通。
 
   
「你終於承認了!你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居高臨下的拂櫻指著楓岫的鼻子道「看我扒你的皮!把你裡裡外外都吃遍!」
「哎!我這把老骨頭不好吃。」
「哼哼!你不好吃,可以把你丟給你的女書迷!那個什麼什麼什麼.....」
「沒有什麼女書迷,我的粉絲男性居多,好嗎?」反正眼下的人都醉了,撒個小謊也不算什麼。
「不是女書迷!」拂櫻糾正「那那是你的小秘密!」
 
   
「什麼小秘密?」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背地裡都叫我蘿莉控!」拂櫻突然指著楓岫的鼻子大罵「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覬覦我的小免!混帳東西!!!」
楓岫這下到是不覺得拂櫻醉了,這罵人的狠勁比平常還強。
所以,所謂的小秘密就只是這樣?
 
   
楓岫露出笑容,哄著拂櫻「你那個不是真的,我知道楓岫的真正的小秘密喲!」
「什麼?」拂櫻挑眉「你知道些什麼?騙人。」
「真的!我跟你說悄悄話,不要讓楓岫知道。」楓岫故作神秘。
 
   
「嗯?」拂櫻有覺得哪邊怪怪的,但是又說不出哪邊怪。
嗯,拂櫻已經醉到搞不清楚楓岫是不是楓岫。
「什麼..................楓岫的秘密?」
 
   
「真的唷!是很重大的秘密,重大到你可以扳倒他。」楓岫不斷地加碼,內心也不禁吐槽,這拂櫻到底是多討厭自己?
「喔!好像可以聽聽。」拂櫻講著又開始覺得頭暈了。
 
   
「對啊!一定要聽的。不過這麼重大的秘密不能讓別人知道啊!」
「嗯嗯。」拂櫻點點頭表示贊同。
 
   
「那你再過來一點。我只在你耳邊說」
「呃.............說悄悄話嗎?」
「當然。因為只跟你講啊。」
..............................
原本還在感情跟理智間打迷糊帳的拂櫻最後終於下定決心。
「好!!!!!」
下一秒,楓岫今天除了後腦勺受到創傷以外,他的額頭也受創了。
楓岫的告白再次失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