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638個獨活寄生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腐性向無差別限定
  • 583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日月】君に届け→

 
 
 
  
 
君に届け→ 日月 (?)
 
 
   
又到了下戲後眾人捧著花,場記推著造型蛋糕,大家一齊對他唱著生日快樂歌的日子。
身為電視台的一哥,他只能接過大家的心意,並不斷地道謝,再道謝。
 
 
其實某些老夥伴生日知道,素還真沒特別喜歡過生日。
一來劇組裡大家都忙,拍完戲了,演員導演都累了。還要再特別過生日實在大費周章。而戲約纏身的素還真,有幾年都在飛機上的國際換日線過生日。後來就傾向有空可以跟老友吃飯聊天便可,不一定非得過什麼生日。
再來是,人到了一定年紀,越來越覺得生日像是種社會觀感的警示燈,每年在生日這一天就會不斷地發出嗶嗶聲。
 
        
不過對於戲迷們,素還真則是會統一事先錄好影片,透過經紀人先給影友會,或是再貼到臉書感謝大家的支持與心意。至少最近這幾年一直是這樣。
不過今年這批新進的工作人員,好像有幾隻是看自己戲長大的,據說想趁著自己還在劇組,一定要來個慶生。素還真原以為會是什麼整人遊戲,繃緊著神經,但沒想到卻是最單純的慶生活動。
 
        
素還真看著蓮花造型的蛋糕,不忘幽自己一默,作勢像捂胸的動作
「你們好壞的心啊!這款清香白蓮的蛋糕,卻要我自己切蛋糕,這是要劣者自相殘殺嗎?相切何太急啊!」
素還真這句話把在場的眾人逗得哈哈大笑。
「還有你們這樣曝露了我的年齡,明天戲迷們就不要我這大叔了,那我不就得喝西北風了?」
新進的工作人員派出一個小個子的女孩當代表,送上一蠟燭到素還真手上
「所以我們的蠟燭是問號型的,男神就是男神,不受年齡限制。」
 
        
「不過,你們知道老年人不能吃太多甜的嗎?」
「素男神,我們的蛋糕內陷是特別訂製藕泥口味的,低糖高纖,不會增加身體的負擔。快點蠟燭許願嘛!」工作人員邊解說邊催促著素還真許願。
其實這生日並不鋪張,而且工作人員知道素還真沒特別喜歡吃甜的,而特別囑咐的。
素還真雖然有偷偷用眼神向其他老搭檔求救,譬如葉小釵、一頁書、屈世途啊,不過他們自己本身也是策劃者之一根本不會理會自己,素還真只好應觀眾要求許願切蛋糕。
 
 
下了片場,跟演員小聚一會兒,吃吃宵夜,順便討論一下劇本。
回到家了,當電燈照亮了猶如乾淨得如飯店擺設的客廳時,素還真才發現單身男子的單身公寓實在是孤獨得可怕。
 
素還真又把燈給關了,靠著落地窗外的街燈照射進屋子內的燈光移動。
雖然把燈給開了可以驅散些孤單感,但是把屋子點得燈火通明又顯得欲蓋彌彰了。
 
 
雖然這年頭已經不流行語音答錄,但是素還真家用電話旁還是有著這麼一台東西。因為有個朋友總是跟不上流行,還用著按鍵式手機。常用是MSN,連MSN都消失的時代,他還是不太用LINE,還是習慣用手機簡訊或是語音信箱。
記得自己幾百萬年年丟給對方一隻當時還算高階的手機以備不時之需,不過對方說:素還真,你知道嗎?山裡面3G收訊很差。
 
 
............................
 
素還真想起那句話,自己也忍不住噗嗤了一下。
 
 
素還真來到書櫃前,爬上墊腳用的小凳子,取下一個小木盒。
裡面擺滿的不是什麼,而是一張張沒有寄件人地址的風景明信片。
當然,偶爾還是會有些不同的東西。
如果對方心情夠好,看著天氣不錯,光線不錯。不是拍了一兩張可以放上攝影雜誌的相片。除使之外就是手繪風景明信片。嗯,他最近迷上了手繪。
素還真正在想如果抓得到他的下一個寄宿地,要不要考慮丟組畫具去炸他。
 
 
 
   
只是,今年還是少了個人幫他慶生呢。
 
    
過了幾天,素還真開完電視台的高層會議,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家。
屈世途看著素還真的樣子,忍不住勸道,公司現在很穩定,你的會就少開點吧?
屈世途算是看著素還真出道,知道演戲是他的生命,不可能放棄的。
如同他無良的師弟說過:有些人天生就是生於舞台,若是死,也該死於觀眾的掌聲與鮮花中謝幕。
 
          
談無慾這句話就是在說工作狂素還真。
某種程度來說,談無慾剖析素還真相當地透澈。
成名前的苦日子多少讓他害怕失去他所擁有的舞台,成名後又看多了社會黑暗面。但是夢想在素還真心裡仍是崇高,所以他會力求在每個環節都力求萬無一失。這是素還真為何在演而優之後不是選擇導,而是轉往更高層前進。
因為他知道沒有什麼東西比高層還有資金更加可以左右著舞台動向。
 
          
於生活就莫可奈何地要變質了點。
 
          
素還真打開自家信箱,看到信箱裡躺著新的一張明信片。
 
          
一座黃色的古塔,在湛藍的天空看似屹立不搖,但又是被歲月洗禮得顯得蒼老。
不知在那拄立的古塔看盡了多少人間繁華,生老病死。而它僅僅在是那邊,也只是在那邊。
素還真不否認這明信片是頗有意境,只是那個古蹟的樣子實在有點眼熟,眼熟得讓素還真心底都泛起不祥的預感。
 
          
素還真想也沒想,就在信箱前掏出自己手機,按下不是快捷設定卻是萬年沒換的手機號碼。
素還真氣急敗壞地低吼「談無慾,你現在人是在哪裡?聽到電話快給我回電說你人在哪裡!」


想起是最近剛被地震催殘過的古都,素還真實在是整個人都很難好。
套句御不凡的著名台詞,他好怕有人接電話又好怕沒人接。
接了的話是談無慾接的嗎?沒人接,是這人又不知道怎麼了。
 
          
「呃,可是你又不是打語音信箱,有話直接講就好了啊。」談無慾的聲音從手機的另一頭傳來。
 
          
「談無慾!!你現在人是在哪裡!?你下次再給我跑去沒WIFI的地方試看看。」
 
「呃.......在..........」談無慾聽到素還真不太友善的語氣有點莫名其妙,於是在考慮說到底要不要跟素還真據實以告。
 
          
「我說,你人到底是在哪裡?」素還真的語氣聽起來是可以要把人給撕了。

「在......回家啊......」談無慾還是硬著頭皮說了。談無慾還是不知道素還真到底是吃了哪門炸藥。自己都快走到大廳了。原本想說自家幾個月沒打掃,應該一堆塵蹣,想跟素還真蹭個一晚。不過若是碰上吃了炸藥的素還真那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哪邊的家?」素還真問,意思是哪個旅館。

「呃.......」談無慾正在思考著為何素還真會是這樣炸毛。腦袋瓜一轉才想到應該是自己當初寄的東西,大概因為地震的關係晚了,嚇到他無良師兄了吧。
 
          
「素還真,我知道明信片可能才剛寄到,你冷靜一點。我人已經回來了。」
談無慾無奈搔搔頭,突然覺得身後拖著的行李又更重了。
他覺得他還是給自家師兄看一下沒缺手腳,再認命地回自己家住好了。再不濟,他還是可以上個旅館住一晚的。

 
「回來了?」素還真被回來了的三個字給戳到,人冷靜了點兒「你回來了?人呢?機場?」
「咳,機場沒那麼安靜吧?」
「你每次都搭紅眼班機。」
 
          
「呃.....出版社經費有限。」談無慾身為一個旅遊特約作家只好不得不說經濟不景氣的事實。
「所以你回來了,怎麼不事先說一聲?」素還真理智比較回籠了,開始審問了。
「因為有事耽擱,不確定回來的時間。」知道自己有點理虧的談無慾,只好據實以告,只求從輕發落。
「嗯,你可以掛電話了。」
「哈?」談無慾才覺得莫名奇妙,才想到素還真應該是看到自己了。
 
          
果然哪,談無慾才掛了電話就聽到一陣腳步聲。素還真正朝著談無慾走來。
 
          
「你不覺得你欠了我什麼東西嗎?」素還真雙手抱胸,一臉就是討債的模樣,之前開完會的疲累感根本就像是演出來一樣。
「可是,東西不是剛到你手上?」談無慾意指剛寄到的明信片。
「不一樣。」素還真聲調頗為低沉,不如平常地軟儒。

 
談無慾知道師兄是真的動了性子,就清清喉嚨「我知道我一定會晚回,東西也會晚到。所以我已經串通其他人幫你慶生了。」
「果然是你,我才想說屈世途跟葉小釵還有一頁書怎麼會這樣的心思。」


「呵呵.......所以就是這樣啦!我已經來報平安了,你明天還要開會吧?早點休息吧!先這樣了。」談無慾聳完肩,才要拉著行李要閃人,手卻被素還真給拉住。
 
「你既然都已經來了,幹嘛還這樣客氣?我記得你出國後都會來我這蹭一兩晚的。我記得你這次去出國將近八個月了吧?屋子應該塵蹣一堆吧?」

「不不!我覺得這樣打擾師兄你,實在太不厚道。我那狗窩再怎麼髒能有我下褟的偏遠地區的旅店簡陋嗎?」
 
          
談無慾想把手收回卻發現素還真的手拉得頗緊。事態緊急,談無慾不得不把素還真那套油嘴滑舌的那套給搬出來。
 
          
「我這是擔心師弟你過敏體質,況且有你這聲師兄,我還哪能有什麼委屈?」對,委屈都只能往苦裡吞的意思。
「讓師兄這樣操心就更顯得我這師弟不對了,為了避免讓師兄操心,我這就去其他旅館休息,不勞師兄操心了。」開玩笑,談無慾哪會不知道,素還真委屈會放著讓他談無慾好過嗎?
 
          
「欸?幹嘛這麼見外,行李我替你拿吧?如果你嫌棄我的手藝,屈世途還幫我準備好泡麵。我廚藝不能算上頂好,但燒個水我還是可以的。」素還真下一秒就不是拉著談無慾的手,而是拉走談無慾的行李往電梯的方向去。

「不是!素還真!你等等!」談無慾沒料到才一閃神行李就被素還真給拿走了。沒想到素還真還有這招。他錢包在裡面啊!!!!
 
          
「師弟你還要在那邊嗎?你應該還記得我這邊的電梯要刷卡,還是你自己想爬17樓?不過你才剛爬完山回來,這17樓對你來說不算什麼吧?」

「喂喂!素還真!你等我!」


談無慾追上去,就說素還真盧起來比誰都盧。

誰說素還真謙謙君子的?!就說都是演的都沒人信!
 
          
談無慾進電梯後看到已經刷完卡的素還真,他才發現素還真是真的很有那意思把談無慾給放在外面。


談無慾忍不住挑眉「素還真,你不要這麼小氣。」

素還真為避免行李又被談無慾給拿走,將行李轉圈到自己的另一側
「呵呵........ 對你我還不夠寬宏大量?」
 
       

談無慾倒是被這句話給噎著,不好再說什麼。

談無慾無從反駁,反使兩人陷入沉默。

電梯裡的三面鏡映著兩人的身影,更加重了那種尷尬的感覺。

叮的一聲,素還真家樓層到了。素還真左手拉著行李要出電梯門,還在電梯口的談無慾眼明手快地拉住自
己的行李對素還真道「行李給我吧,謝謝你。你明天還要開會,早點休息吧!明天見了。」
 
       
談無慾家與素還真家住得很近,就同棟大樓的上下層樓但不同面向。
 
       
被拉住的素還真回頭看著談無慾,原本張嘴才想要講什麼,但是看著談無慾有點愧疚的表情心又軟了一點,就又什麼都說不出了。
 
結果,兩人就又在電梯門口僵持著。
 
       
素還真想說,是該這樣放人回家呢?還是該直接敲暈帶走?
談無慾想說,應該就是這樣,兩個人就是這樣分開了。
電梯在開啟的限定的時間過了,發出叮叮的警示聲。
 
   
雖然電梯聲雖然輕微,但是卻觸動了素還真的某條神經。
素還真牙一咬,就把談無慾的行李連帶人給拉出電梯。
素還真掏出自家的磁卡與鑰匙,刷完卡又轉著鑰匙邊叨唸著

「你知道我剛被你嚇死。」
「..............」
「不說話?」
 
  
素還真回頭看到在門外的談無慾仍是低著頭,原本僅存的怒氣真的連火苗都不見了。
「談無慾,說起來你這人實在很狡猾得可惡啊!」
還皺著眉的談無慾還想要辨解什麼卻沒辦法講了。
因為素還真就把人帶入自家關上門。
 
    
那一晚,身為學長兼前老闆的素還真很有義氣地陪有時差問題的談無慾促膝長談,決意翹掉明天不怎麼重要的小會。不過在漫長的長談中,談無慾仍是對於素還真已過的生日沒有多的祝福語。
等到素還真坳到的時候,談無慾的時差問題已得到一部份的解決。
 
    
後來談無慾做了個夢,他很睏,但是有隻貓一直在吵他安眠。
他拍拍貓的頭敷衍性的安撫沒太大的作用。後來他把貓抓來親了幾下,再抱著就乖了許多了。







【END】
  


居然寫完了
其實中間好多掙扎
原本阿素(?)應該就要強勢地拉人出來
但是卡在電梯的兩人是不是就該在電梯分手才比較像日月? 


不過那啥
想說生日鼻要悲嘛~
就勉強這樣子就好了吧(喂

到底該不該要有淡如水的H  =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